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文化 >> 品读 >> 年轻时有那么多一点就着的恩恩怨 >> 阅读

年轻时有那么多一点就着的恩恩怨怨

2017-06-09 16:09 作者:周珣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王静
分享到:

旧同学传来一段老视频。多年前的毕业季,电视台到大撤退前的学校宿舍采访。影像已经不那么清晰了,镜头前晃动的面孔,颗粒粗糙,但还是辨得出熟识的或陌生的面孔,男生女生,都留着特别有年代感的古怪发型,隔着悠长的岁月,略显拘谨和生涩地诉说着对大学生活的感怀,有眷恋不舍有对未知的畏怯有难以抑制的期冀,也有人在倾诉无法释怀的怨恨和愤懑。

是的。干吗要回避呢?当我们青春年少,拥有过的并不只是阳光和美好。除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也还有那些年我们亲手制造和累积的恩怨。

同宿舍、同班、同系、同楼、同届,同一个校园,同一片天地,最亲昵的友情、最扎心的伤害、最真挚的恋慕、最晦暗的猜忌、最细琐的龃龉、最隐秘的较劲、最莫名其妙的不和与纠葛,都实实在在地萌动过,都纷纷扰扰地生长过,都清清楚楚地留下了印记,然后,静悄悄地就地卧倒,沉淀在岁月的深处。

不再被提起,从来没忘记。

有一天,可能藉着一个特别微小、貌似完全不相干的因由,突然被激活被唤醒,愉快不愉快的记忆,排山倒海汹涌而来,让人意识到,那些以为早已愈合的伤口,业经淡忘的恩怨,其实不过是年深月久长成了身体里的一处风湿,不显眼不致命,甚至在大多数日子里都隐若无形不会发作,偏偏不能根除。时不时的,让你疼一下,提示你,唉,还是有伤,即使时光已经流逝了十年二十年。

去看老同学、旧同事的聚会吧。最初重聚的热烈下遮掩了的过去,在一场大酒之后,半醉半醒半真半假推杯换盏不醉不休的拼斗中,还是会言来语去火星爆闪。那往往是风湿发作的时刻。

人在三四十岁以后,其实已经很难和什么人发生点儿深刻的恩怨情仇了。

我们渐渐习惯于把高情商挂成旗帜当成修养,一事当头,理性清明,利益在哪儿,麻烦在哪儿,哪里可以携手共赢什么节点分道扬镳,都盘算得清楚。讲合作的时候多,谈情义的时候少,对他人的期望值不高,没什么相扶掖共晴雨的指望,失望的几率也大幅度减低。就是有点沟沟坎坎磕磕绊绊,也已经学会处理关系的技巧,或避道而行,或长袖善舞,轻描淡写圆融通透,让别人和自己都不会不舒服。

在一个人人都强调独立,时时准备面对独自担当的年纪,在一个可以把世界上的事直接分解成——“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的年纪,我们一天比一天不再会受人际矛盾的困扰和人际情感的缠绕,不动气不动怒,也不动心不动情,冷静自持,直到和这个世界漠然相向。

除了偶尔的偶尔,听奶茶的歌声,会被那句“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自由和落寞之间,怎么换算”轻轻叩中。

是啊。只有在足够年轻时,才会有那么多一点就着、烈火烹油的恩恩怨怨。

年轻时的我们,简单,直白,血气未定,不善遮掩。爱就是热血冲头、掏心掏肺地爱,气就是一言不合、抡啤酒瓶子地气。

我们迫不及待地寻找同类,满怀热情地彼此靠近,不知道保持距离,没有缓冲,也没有刹车,好了还愿意更好,近了还想再近。那些饱胀的情意,像盛夏正午的阳光,笼罩四野,倾泻而下,无遮无挡,热情暴烈,容不得一丝轻云半点荫翳。

而年轻的心灵,未经磨砺,太过纤细,敏锐有余,承担不足,容易贴近也容易刺痛,更容易对刺痛有应激反应,夸张激烈。那些原始的、喷涌的情绪,具有不可控的破坏的力量。

那又怎么样呢?人不轻狂枉少年。快意恩仇,不服来战,本来就是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分。在那个易燃易爆的年纪,满世界都是愤怒的小公牛。

只有在以后的跌宕人生里,我们中的一些人才会反应过来,当年那些让我们彼此生隙、心怀怨愤甚至争吵反目的事由,和后来职场和生活里遭遇的阴霾顿挫相较,是多么地微不足道不值一笑。

除了少年心性,更多的分歧和恩怨,其实源自认识的局限和价值的单一。因为年轻,我们对世事的复杂和人性的深幽缺乏充分的了解,有限的眼界和单薄的阅历,框定了我们认知的疆域和思考的维度。

世界和人心无法理解的那一部分太大了,大到我们急于批判、不能容忍、拒斥和鄙薄我们看不懂的、和我们不同的东西。我们都一心以为自己真理在握,是我所是,非我所非。嘴里已经会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心里却抑制不住泼天的怒气,动辄“汉贼不两立”。

我的活法是对的,你的是错的。我的原则是底线,你的操行有问题。那时候我们不明白,世间的活法,很多无关正确与错误,只是选择,甚至,其中的一些,是别无选择。因为不懂得,所以不慈悲、不包容、不原谅,不计成本并且简单粗暴地针锋相对。

万物生长,人生是一场不会重来的遇合。无论爱与仇,短暂的同路之后,我们都不会再在一起。岁月让内心空旷,恩怨已隔着时光。足够年长之后,当生命的广度和深度都有所开掘,视野和胸怀都得到延展,我们才会明白,接受彼此的不同,尊重相互的差异,谁都不是测定和修正别人的标准,也鲜有人真正具备这样的超能力。

如果说,成熟以后思虑周全、小心翼翼、浅尝辄止、分寸得宜的人际往来,是风轻云淡,是雁过无痕。年轻时那些一点就着的恩恩怨怨、相爱相杀,就是我们留存在彼此生命中更深的印记。这样火花四射的能量交互,是对彼此成长更深切地介入,或多或少,影响了我们后来的路,作用于我们的拔苦重生。

王尔德说,把人分成好的和坏的是荒谬的,人要么迷人,要么乏味。我们当然不能说恩怨情仇野蛮生长的年代是好的年代,但是,那的的确确是迷人的年代,不苍白,不乏味。

回首无尽意,一念一忘间。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热点排行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