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观点 >> 人物 >> 任贤齐:摩托,我会骑到躺进棺材 >> 阅读

任贤齐:摩托,我会骑到躺进棺材为止

2015-06-12 15:12 作者:田颖 来源:新京报 编辑:hanhaochen
分享到:

 

无论是自行车,还是摩托车;也无论是在沙地,还是风雪天。赛车早已成为任贤齐的人生,他喜欢享受其中。

虽不知厨艺如何,但任贤齐真的很爱吃。

提起任贤齐,脑海中第一时间就会浮现出《心太软》《春天花会开》这样脍炙人口的金曲,以及他穿着花衬衫和沙滩短裤站在海边开朗的笑,和《夏日的嬷嬷茶》里那个阳光大男孩相差无几。在离开公众视野一段时间后,他忽然摇身一变,以《落跑吧,爱情》的导演身份归来。错愕之间,看了电影才发现,其实他还是那个他。

在连青春片都要打胎、出轨的电影环境里,他偏偏要描写一段欢喜冤家的纯爱电影,他说,有些人比较喜欢伤痕,有些人比较喜欢边缘,而他喜欢传达正能量。在他的镜头下,澎湖美得像是世外桃源,所有压力烦恼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也就是他口中的“伊甸园”之所在,“我希望把这个感觉拍出来,让你觉得找到了伊甸园,虽然它未必是在澎湖”。

而柔情的另一面,则是他的赛车手身份,谈起八十多岁还在骑摩托的老先生,他艳羡不已,“这个热血千万不要停”,即使已经做了导演,“我还是会去赛车,这是我的人生”,并撂下狠话:摩托,我会骑到躺进棺材为止。

我是新手导演

直男爱情观

每段感情都有伤痕,但我喜欢它阳光的一面

新京报:为什么会选择在影片中描绘如此浪漫童话般的爱情?

任贤齐:不,我讲述的爱情并没有脱离现实生活,只是把它很诚恳地描写出来。一个山西女孩从小跟着妈妈听《外婆的澎湖湾》,因为妈妈生前一直很想去那儿看看,她就带着这个梦想勇敢地踏了出去,飞到了澎湖遇到我。但因为两个地方的生态和想象中不太一样,生活步调也不同,所以一开始会有种欢喜冤家的感觉,慢慢因了解而更靠近,没有太多激情的镜头,是我们对爱情最初的懵懂和羞涩,很可爱。

新京报:现在市面上的爱情片,哪怕再小清新气质都会有堕胎、出轨这样的情节,但《落跑吧,爱情》却刚好相反。

任贤齐:每种爱情都会遇到问题,但还是会有人对爱情充满执著和坚贞。比如片中老船长的角色,就取材自舒淇跟我讲的爱情故事,一个老先生每年都会带老婆去餐厅烛光晚餐,一起跳舞。后来老婆先离开了,老先生还是会去同一家餐厅,两副餐具,两份晚餐,一个人独自跳舞,因为他答应老婆这辈子只跟她跳。这种爱情很浪漫。

有些人比较喜欢伤痕,有些人比较喜欢边缘。我从《外婆的澎湖湾》这首歌出发,是比较正能量的,阳光、开朗。这个社会上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在讯息传达的时候,我希望大家是用阳光的一面去看它。

新京报: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夏日嬷嬷茶》《花好月圆》这些你主演过的港片经典。

任贤齐:其实这个还真不太一样。我尽量把色彩处理得蓝跟白多一些,想要营造出一种南法风味,画面呈现出来的质感像《诺丁山》抑或很欧陆的那种,所以光是蓝色就挑了二十几种,因为蓝色挑不好就变忧郁了,而我希望是带着一点温暖的颜色,所以我们的美术跟道具都很用心在做。

流动的天堂

没有压力没有烦恼,走哪哪就是我的伊甸园

新京报:虽然那首歌叫《外婆的澎湖湾》,但澎湖本没有湾。

任贤齐:是的。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伊甸园,不一定在澎湖,可能在任何地方,它是你心里最干净的天堂,没有压力、没有烦恼。

新京报:那你心中的伊甸园在哪儿?

任贤齐:蛮多地方的,我比较贪心。比如大家很熟悉的台湾垦丁,那是我年轻时候的伊甸园,因为那边有音乐季,还可以冲浪。澎湖现在也是。还有云南、新疆,有这么多美好的地方,把它们综合在一起,就是我心中的伊甸园。

新京报:你会选择在这么一个地方隐居吗?比如像影片中那样盖个家庭旅馆。

任贤齐:我有想过,但是我不会去做。因为以我的个性,可能会到处走。以前就是这样,到处都有我落脚的地方,可如果我没办法打理,就会有灰尘、残败,我不喜欢看到那种情境。

而经营旅馆有人是为了赚钱,有人是在经营他的梦。我很喜欢住到人家经营的梦里,去感受、分享他的喜悦,这样我还可以到处去旅行,伊甸园随时在搬,这很快乐。

新京报:流动的伊甸园。

任贤齐:对,就像我说它在我心中,到了哪里我就把它安置进去。

新京报:所以当时制作这部电影的初衷是为了营建那种伊甸园的气质吗?

任贤齐:因为很多朋友跟我说,比如北京,雾霾、交通拥堵、工作压力大,还有城市喧嚣,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出去走走?不行,我的工作怎么样怎么样。我说如果你有心,哪怕是几天,安排好旅程,让你能够得到释放,那是很好的。这部电影我就是要大家去旅行。

我是天才车手

电影 你们的生意我的梦

赛车 手拿冠军我已知足

新京报:作为曾经的亚洲杯赛车冠军,处女作却拍了这么一部浪漫的爱情片,会不会太分裂?

任贤齐:我的抗压能力就是从赛车转移到电影的。拍摄时有一半时间在下大雨,还有风浪,我压力很大,但因为剧本是我写的,我很快可以把场景转移,本来应该在外景拍的,拉进房里面也能合理化。只是技术组比较辛苦,他们必须要配合我的转移。毕竟电影的计划很周密,不能随性改变,尤其是器材准备。澎湖运输很麻烦,它是里岛,从台湾本岛运过去,大概要一天时间,而且要配合船期。有的船两个礼拜都不来,我跟他们等着船,他们一直唱我的《伤心太平洋》。所以,我必须心态很好,抗压能力要够,因为所有人都要看我的判断,我一出错,就要损失很多预算,还有人员档期。

在有限的预算里,要拍到什么程度我很清楚,不能贪心。某个部分花多了,另一边就捉襟见肘了。但幸运的是大家都知道我的热情,陪着我一起冲,比如场地很容易就借到,尤其是澎湖当地,他们都很配合。

新京报:一门心思扑在电影后,还有时间去赛车吗?

任贤齐:还是会去,这是我的人生。

新京报:但很久没有看到关于你赛车的消息了。

任贤齐:前两年都在写剧本、拍摄、后期制作,因为我觉得必须要把电影做好,很煎熬,现在就放松了,把这些都交给我的宣传团队,他们都很认真,因为宣传不是我的专长,我只是出来谢谢大家,表示我的诚意。

新京报:两者之间有什么共性吗?

任贤齐:陈嘉上导演说我很诚恳,我说我只是喜欢电影,就像喜欢赛车一样。对你们来讲,可能电影是一门生意;但对我来讲是梦,我希望把梦想拍好,不惜任何代价。当然,我也很幸运,没有花太多钱,三千万人民币就搞定了。我把资源都用到了拍摄上,很多人都来帮忙,因为觉得我很热血。舒淇来帮忙,也不问酬劳,我都不好意思。

所以表示感谢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它拍好。如果你来帮我忙,我拍一部烂片,是为了要骗取更多的票房,那我可能就把你拖累了。舒淇这么好的女演员,因为和我的交情拍了一部烂戏,我弄了几亿的票房,大家一看这么烂的戏,那我就拖累她了。那如果说因为她来支持我,大家看到我们拍得很好,我觉得对她来讲才有意义。

新京报:赛车时还会追求更快的速度和刺激吗?

任贤齐:我已经过那个时候了,现在会更小心。得过亚洲杯冠军,对我来说就够了,我不是职业车手,没有办法去全心应付这个。当年因为我的条件、体力、斗志,可以超越很多职业车手,而且我企图心很强、爱冒险。

当然,我也为我的冒险付出了代价,骨头都断了,因为我的训练量没有别人那么多。现在,赛车变成一个兴趣,我更愿意去推广让更多人参与到赛车运动中。

赛车 方向盘掌握在自己手中

人生 下一秒全凭本事和运气

新京报:摩托车是肉包铁,汽车是铁包肉。为什么选择看上去更危险的摩托车?

任贤齐:骑摩托车比较像古代的战士上马,开汽车是比较像坐在马车里。我今年可能也会开始接触到四轮的比赛,因为对我来说都一样,我现在还要宣传,所以不能再去冒险了。但摩托车我不会放弃,之前我们车队去西班牙训练,冠军车手来支援我们,他老爸六十几岁还在参加比赛,这个热血千万不要停。台湾还有不老骑士的纪录片,都是八十几岁的老先生。那我觉得,摩托我也会骑到躺进棺材为止吧。

新京报:天才型和勤奋型,你属于哪种车手?

任贤齐:应该是天才型。亚洲杯拿了冠军,每个人都疯掉了,因为他们从来没看过我练车,我也确实很少练车,但我有天分,而且有智慧。

拉力赛我有机会赢,是因为我的判断跟我的心态。很多车手只在乎速度,但拉力赛要把它放大一百倍,一千倍,只要你出一个错误你就玩完了,那我可以把这个错误降到最低。

新京报:这种判断是种天生的敏感?

任贤齐:是,天生的。我从小运动,习惯了比赛时心态很冷静,又有适当的紧张。如果太放松,嘻皮笑脸就会出事。太紧张,又可能发挥失常。再加上平常的锻炼,训练的目标是120分,比赛时你只要降到一百分就行了。但我那时候去比赛,大概只有训练到七八十分,我要冲到一百,所以我很冒险。也许那阵子我能拿到冠军是运气好。我没有摔车,但跟我一起跑的全部都送医院了,因为竞争太激烈,谁都不想输。

新京报:在你看来,怎样才算合格的车手?

任贤齐:精准度是必须的,还有就是想象空间,尤其是拉力赛,判断那些路线的时候,是没有轨迹的,凭借经验去判断。那时候我很幸运,选的路没有什么坑洞。运气不好的时候选错路,摔到坑里。我们在泰国比赛的时候,还有大象过马路,有人撞到大象。

新京报:赛车过程中最大的爽点是什么?

任贤齐:人生的方向在你手里,你要去哪里就看你的本事,你操作得好不好,过程中心态好不好。骑太快,当然很快到,但也很容易摔,你怎么去配合节奏也是种考验。

还有就是加一点点运气,看你选的路好不好。比如到了河边,我就开始判断波纹比较乱的地方一定是浅滩,平的地方就深,然后真有辆车一下就被淹没了。

新京报:你曾说赛车可以放松你拍电影的紧张状态,那什么状态可以让你放松在开车时候的紧张?

任贤齐:换去冲浪,那是不一样的环境。所以很多人说我放在哪里都蛮对的,我打高尔夫球,他们说我很像专业球员,练过而且打得也不错。冲浪时,状态优哉游哉的,赛车时又杀气腾腾。去哪里,你就要融入当下的环境跟气氛,去享受它。

新京报:那有没有想过以后拍一部讲述摩托车的电影?

任贤齐:有计划,但是没那么快,因为现在剧本还在筹备。还有黑帮的动作片,我也都在想,跟几位导演编剧都在聊,今年去赛车,我会看看怎么拍摄,因为赛车很花钱,它没有办法像小清新这样,只要一个车翻了,我可能就要赔了。

【当海鲜遇上刀削面】

拍片时才发现我的厨艺不错

新京报:你是如何发明片中的澎湖海鲜山西刀削面的?

任贤齐:这是我在看景时发现的。海鲜在澎湖是最出名的,到处都是海。刚好当地有个澎湖太太向山西师傅学了刀削面,是她教我们做的。其实饮食是一个重要的交流方式,它让大家更紧密。所以就有了第二段故事的名字“海鲜遇上刀削面”。

新京报:电影里的厨艺是真的吗?

任贤齐:真的,拍片时才发现我厨艺不错,是因为有的是要求厨师的功力、火候和技巧。但澎湖海鲜只要食材新鲜,简单料理大火快炒,再加上葱姜蒜、调味,就会很好吃。配上山西刀削面熬的那个汤头跟醋,就有了澎湖海鲜山西刀削面。

新京报:那你私底下会做饭吗?

任贤齐:平常很少,因为没时间。但我在做着还是很开心的。(采写/新京报记者 田颖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