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资讯 >> 民生话题 >> “豌豆”,网络妈妈呵护你发芽 >> 阅读

“豌豆”,网络妈妈呵护你发芽

2018-03-12 09:04 作者:张斌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常磊
分享到:

不到7岁的赵宇晨缩在偌大的病床上,不说话,不吵闹,也不动。

他长得漂亮,皮肤白皙,睫毛很长,眼睛纯净有光,却什么都看不见。但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却是他和外界交流的唯一工具。

“有人来看你啦,高兴吗,高兴就眨眨眼睛。”听到护工薛妈妈的声音,赵宇晨吃力地闭上眼,好一会儿才睁开。

“一粒铜豌豆”

2017年3月29日,家在陕西渭南的赵宇晨辗转被送往西安一家医院,初步诊断为急性特重性颅脑损伤、脑挫裂伤。孩子的膝盖因长期跪地已溃烂变形,手腕有明显勒痕。经警方初步调查,这些伤为继母孙某虐待所致,孙某随后被警方逮捕。

此后,在爷爷、奶奶等陪同下,赵宇晨开始了自己没有终点的求医之路。

27岁的小李第一次见到赵宇晨是在2017年6月。“晚上我刷微博,看到了他的遭遇,得知他到上海治疗,就赶紧去看他。”

在上海一家医院,第一眼看到孩子,小李就哭了。“我跟他说话,他什么反应都没有,很难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愤怒、心疼,全身都在抖。”

小李给他起名叫“豌豆宝宝”,希望他像元代戏曲作家关汉卿写的那样,成为“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但当抱起赵宇晨时,小李才感觉到“豌豆”的慌张与惊恐:“他全身紧绷、像被冻僵了,也不敢抱我。我知道他心里害怕。”

此后,小李每隔一两天就去看望一次“豌豆”。每次去都要抱一抱他,然后在医院陪他到很晚。

慢慢地,“豌豆”能辨出小李的声音了。“有一次,我低头轻轻说,你喜欢我吗,喜欢就举左手。他居然把左手抬起来,尽管就一点点,我当时满脸都是泪。我问他你愿不愿意去我家里,他也举左手。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激动。”

“那时上海经常去看望和帮忙的志愿者妈妈有50多位,有的是学生,有的是80多岁的奶奶。”小李说。

大家虽不相识,却因对“豌豆”的爱聚在一起。

“揉进生命里的爱”

越来越多的人从网络上了解到“豌豆宝宝”的遭遇,大家建起了微博宣传群、微信物资群、视频直播群……网络妈妈的队伍越来越庞大。

在微博上,通报“豌豆”近况的账号有11余万粉丝,有专人负责更新。“2月3日6:20查体温,宝贝36.7度,大小便也正常。”“2月6日,宝贝口腔溃疡,这几天反复发烧。”

有热心妈妈写诗给“豌豆”:“当有一天我已经强大到足够释怀这一切,我一定让每一个爱我的人看到我刻在骨子里的坚强和揉进生命里的爱。”

微信群里,39岁的汪妈妈正在和其他妈妈们讨论买多大型号的“拉拉裤”:“晨晨现在穿的已经是儿童型最大号了,用完囤货就得换成成人型S码。”

汪妈妈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到晨晨,是在他从上海回来的第二天,我专门从咸阳赶到渭南。我想抱抱他,他哭了,知道是陌生人。我除了心疼还是心疼,他和我孩子一样的年纪啊!”

在西安儿童医院,27岁的小练不停地在“豌豆”耳边说话。“他回答不了,但是他知道我。我对他说妈妈走了,他会眨一下眼睛,他听得懂。”小练说。

得知“豌豆”要转到西安儿童医院,小练没时间带上被子,她从家里直接抱了一床就来了。“当时有5位爱心妈妈守在医院,我们把全国寄给‘豌豆’的衣服都洗干净了。”

“不要害怕,我们都在”

傍晚,落日从窗户洒进来,照在“豌豆”脸上。

他的病床床头贴着小练新买的小狗剪纸,“狗年愿他康复得再快一点”;枕头边上,是一只会讲故事的小兔子,“没人陪的时候,也可以有人给他讲故事”;头顶上,是别的妈妈送来的一只氢气球,上面画着高铁,“希望他好了后能去远方”。

只要一有时间,小练就会去医院陪着“豌豆”。“我就是想告诉他,不要害怕,我们都在。”

小李已经很久没有见“豌豆”了。想他的时候,她就去微博上看,去微信里问,偶尔也会拜托护工妈妈录一段“豌豆”的视频给她。

想念得更厉害的时候,她就拜托护工妈妈让她和“豌豆”视频。“我问他,你想我吗,想我就眨眨眼,他眨了,很使劲地眨。”小李说。

“豌豆”离开上海那天小李没去送,她不敢去,害怕会哭一路。但“豌豆”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小李还是赶到医院,给“豌豆”添了奶粉,还带了条围巾给他,“害怕他冷”。

小李记得“豌豆”的生日,农历三月初二。“那天,我一定去看他,春暖花开了,希望他能更阳光些。”(半月谈记者 张斌)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