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资讯 >> 发现基层 >> 河北日报:老别墅——见证北戴河 >> 阅读

河北日报:老别墅——见证北戴河百年变迁

2014-08-31 21:36 作者:张义杰 来源:河北日报 编辑:常磊
分享到:

北戴河可以说是河北知名度最高的名片之一,每年暑期来自国内外数以百万计的游客涌到这里休闲避暑度假。在这里,游客会在不经意间看到一栋栋掩映在绿树蓝天之间的老别墅,造型别致、选材考究、装饰精巧、风格独特。它们就是从清末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各国人士和各界名流在北戴河海滨修建的度假别墅。

据1948年北戴河解放时的统计显示,当时北戴河共有中外各籍人士修建的别墅719栋,是国内仅次于庐山的第二大别墅区。如今仍然保存比较完好的老别墅有110余栋,这些经历百年时代变迁的老别墅,见证了北戴河由海边小渔村发展成为举世闻名避暑度假胜地的过程,是北戴河近代历史文化遗产的重要载体。

先有老别墅,后有北戴河“避暑地”

北戴河海滨18公里长的海岸线曲折蜿蜒,大海清澈平稳,沙滩洁净绵软,到处是天然浴场。而离岸边不远处就是山丘连绵起伏、从东山到西部的联峰山,郁郁葱葱,林木茂密。这一切成就了北戴河海滨的风光旖旎、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据测量,北戴河海滨地区每立方厘米空气含负氧离子4000个以上,是一般城市的10至20倍,有助于身体健康,是休养、度假的好地方。

“北戴河的历史文化可以追溯到秦代,秦始皇东巡派人入海求仙时就曾住在北戴河。前些年在北戴河东山考古发现了秦始皇行宫遗址。”北戴河区文保所所长阎宗学说。但北戴河作为避暑度假区兴起是从清末开始的,1893年,在修建天津至山海关(也称“榆关”)的津榆铁路时,英国籍铁路工程师金达发现铁路附近北戴河村南面不远的海滨,风光秀丽、沙软潮平,非常适合休闲避暑。

清朝末年,还是女人裹小脚的时代,到海滨避暑度假、穿上泳装到大海游泳、在沙滩上晒太阳,可能绝大多数国人都没有听说过,也是不敢想象的。而作为一向喜欢海滨度假的英国人,金达慧眼识宝地,一下就相中北戴河海滨,使这片默默无闻的海滩成为后来“远东难有匹敌”的避暑度假胜地。

当年,金达不但自己在海边高地建起木屋,避暑办公,还建议在北戴河村西设立火车站,并在北京、天津广泛宣传,从而吸引了不少中外人士前来避暑度假。第二年,铁路建成,英国人史德华首开其端,在这里建了第一栋石木结构的别墅。之后几年,在北戴河这一荒僻渔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了一栋栋洋别墅。1898年清政府宣布北戴河为“各国人士避暑地”。

“将北戴河作为第一个由中央政府设立的避暑度假区,在当时也是内外交困的清政府应变自保的无奈之举。为避免外国列强强租强占,清政府在1898年辟秦皇岛为自开口岸,同样为了限制外国人的活动范围,划定‘戴河以东至金山嘴沿海向内三里,及往东北至秦皇岛对面为各国人士避暑地,准中外人杂居’。”阎宗学说,此后更多外国传教士和巨商高官来到北戴河海滨购地筑屋,并且成立各种自治组织,插手地方行政事务。

在北洋政府时期,中国的达官显贵来北戴河建别墅度假之风日盛,一定程度扭转了外国势力独大的局面。这里面还有一个对北戴河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人物——朱启钤。他曾任北洋政府代理国务总理,虽为旧式官僚,但充满爱国情怀。1916年,朱启钤初到北戴河就喜欢上了这里,第二年在联峰山南为自己建造了一栋中式风格的别墅“蠡天小筑”。他见外国势力在北戴河“几有喧宾夺主之势”,便积极联络京津上层人士,在1919年成立了地方自治团体北戴河海滨公益会,“保护主权,规划市政,管理避暑区之行政事宜。”
“到20世纪20年代,别墅楼房从联峰山到东山连缀成片,达500多栋。盛极一时的北戴河被誉为‘东亚避暑地之冠’。”阎宗学说。

外国人别墅居多,形成欧陆风情

据介绍,北戴河解放时统计的719栋别墅中,外国人别墅就有483栋,涉及20多个国家。北戴河别墅区因此成为中国四大近代别墅区中外国人别墅最多的一个。

在中海滩附近的东经路宾馆,笔者看到,院内保存的5栋老别墅,都是建于20世纪初的外国人别墅。分别是:奥地利白兰士别墅、意大利卡其别墅、英国阿温太太别墅、英国查克松别墅、英国班地聂别墅。这些别墅都保存得比较完好,除了白兰士别墅是一个不大的二层塔楼外,其他几栋别墅都是建在高台之上的一层建筑,有宽阔的外廊和红色的尖顶,但每栋建筑都可以说是造型独特,绝不方方正正。

“正因为北戴河的老别墅大多是外国人建造并形成规模的,所以形成了以西式为主、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基本是西方建筑流派结合本地特色,并充分考虑适应海滨气候而发展起来的。”阎宗学说,在中国建筑学界,一般把北戴河别墅建筑风格归纳为“蓝天绿树、红顶素墙、大回廊”。

蓝天绿树讲的是其环境的幽雅。红顶是因为北戴河别墅屋顶构造以欧式建筑的坡屋顶为主,顶上多覆有红漆铁皮瓦,故称“红顶”,现在北戴河的建筑也多采用这种风格,成为北戴河海滨一道独特的风景线。素墙是指北戴河老别墅多为石木结构,建筑取材多为当地花岗岩,墙体多以粗毛石砌就,给人自然典雅、朴素大方、鲜亮和谐的美感。而廊有一面廊、二面廊、三面廊和四面廊之分,是别墅内的人或休闲、或赏景、或接触自然的主要场所,也是北戴河老别墅最显著的特点。

此外,北戴河园林别墅大多数为高台建筑,上有阁楼,下有地下室,适应海边潮湿的气候。内部结构则吸取欧洲建筑风格较多,门窗多为弧形,外装百叶窗,内有壁炉和木质地板,建筑的纹饰也多取欧洲风格。在园林布局方面,讲究通透,不可妨碍邻居观海赏景,园林面积往往是建筑面积的十几倍到几十倍。

如今,站在联峰山上,向东南望去,北戴河依然是碧海金沙、蓝天绿树掩映下的一片红色屋顶的海滨小城,只不过老别墅已经埋没其间不能分辨了。“北戴河的老别墅如今多散落在沿海的疗养院和宾馆院内,夹杂在众多现代建筑之间,已经很难见到当年别墅群立的壮观。”阎宗学说。但因为北戴河度假区整体建筑都不高,以三五层的低矮建筑为主,而且别墅周围多留有大片的绿地,使得别墅的精致和风韵得以经百年而犹存。

名人别墅,折射近代历史风云

多年来一直关注和研究老别墅历史文化的北戴河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树合向笔者介绍说,老别墅不但建筑精美,而且其建造、使用都烙有鲜明的时代印记,折射近代历史的风云变幻。

“说到现存最早的别墅,‘瑞士小姐楼’就是其中非常有特色的一栋。它是1897年瑞士国驻华领事乔和送给女儿的8岁生日礼物。一栋花岗岩结构的二层小楼,总建筑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有两层外置三面大回廊,观景极佳。”冯树合表示,如果说“瑞士小姐楼”向我们展现了一百多年前的西式别墅建筑的坚实华美,那么建于1903年的五栋海关别墅,则记录了中国海关的一段屈辱史——它们是当时接待各级税务司来此避暑休养的,而当时清朝的税务司都是由外国人担任,“帮办”各口岸海关税务。

而到20世纪20年代,北洋政府达官显贵的别墅则成了北戴河更具代表性的建筑。当时流传的一句民谚说的是“吴家楼,段家墙,霞飞馆的大草房”。吴家楼,据说是1916年时任北洋政府中国银行总裁、财政部次长的吴鼎昌用一晚赌博赢的3万大洋建造的,是当时北戴河最豪华的别墅。段家墙是指曾任北洋政府陆军总长的段芝贵别墅围墙,以花岗岩毛石砌成,绵延数百米,院内油松侧柏枝繁叶茂,衬托着别墅主楼的富丽堂皇。霞飞馆,是咖啡馆的谐音,坐落于北戴河历史上第一座公园“莲花石公园”内,木架结构,茅草盖顶,造型古朴典雅,专供游人饮宴。康有为曾在此赋诗:“暮卷涛声看海浴,朝飞霞翠挹山研。东山月出西山雨,士女嬉游化乐天。”如今吴家楼、段家墙都还在,而霞飞馆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就因失火而焚毁了。

很多名人没有在北戴河建造自己的别墅,却也与之结下了不解情缘。1929年7月初,张学良将军来到北戴河海滨疗养,借住在章瑞亭别墅。就是这次,赵四小姐也由天津来到了北戴河,在这里与张学良结为了生死相依、患难与共的伴侣。1932年夏天,这座别墅又见证了国联调查团赴东北调查“九一八”事变真相前的准备工作,后来的调查报告书也是在此起草的。“章家楼”几易其主,1949年被人民政府接管。1954年,毛泽东同志首次来北戴河就下榻在“章家楼”,当年夏季第二次来北戴河时写下了脍炙人口的《浪淘沙·北戴河》。

新中国成立后,北戴河被国家确定为英雄模范人物和外国专家休疗养区,分布在各处的老别墅由各休疗单位使用。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卫生事业奋斗一生的国际主义战士、美国人马海德医生晚年曾长期在白兰士别墅居住。当时已经身患癌症的他仍没有完全停止工作,他为人热情幽默、乐于助人,在当地留下了很多令人感动的事迹。

1953年秋,中央决定暑期到北戴河避暑办公。之后直到1965年,夏季的中央重要会议,几乎都在这里召开,“新华社北戴河电”这样的字眼频频出现在报端,党和国家的一些重大决策也不断从北戴河诞生。

如何擦亮老别墅文化名片

“截至2013年,近代别墅只剩下110余栋。数量锐减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阎宗学介绍,其中有自然侵蚀、残毁、地震等自然灾害所造成,而大部分是改革开放初期,因游客数量剧增,住宿条件亟待改善,有些疗养院等单位因为老别墅占地面积大、建筑面积小、可使用客房少等因素而将其拆除,新建了一批体量较大的休疗建筑。

笔者在走访中发现,目前不少老别墅经过内部改装用于接待住宿,有被改为标间租给游客的,也有作为高端旅游接待整租的,还有一些老别墅被改造成了餐厅或酒吧等进行旅游经营。像在东经路宾馆的五栋别墅,就有两栋正在接待游客居住度假,还有一栋被改成了酒吧。而“瑞士小姐楼”,几年前进行加固修复后,也被用于高端旅游出租。旅游接待,尤其是高端旅游接待已经成为老别墅保护利用的一个重要模式。

而作为更能让老别墅的文化魅力呈现出来的老别墅文化观光游却没有发展起来。“前些年,北戴河也曾搞过两年的名人别墅游,但并没有做起来。”冯树合表示,主要原因之一是解放后老别墅被多家单位接收和购买,产权不一导致各单位保护利用的目的不够明确,是游览参观还是接待游客入住,各单位想法不一,很难协调一致。

阎宗学告诉笔者,对于北戴河老别墅的保护,2004年是个很重要的年份。这年3月,北戴河区出台了《北戴河近代建筑保护规定》,同时公布64处近代建筑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年10月,秦皇岛市政府公布23处近代北戴河建筑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年,北戴河还开始着手老别墅申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预备工作。

2006年5月,国务院公布以老别墅为主的20处建筑组成的北戴河近代建筑群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为之后加强老别墅的保护提供了重要的政策保障,使老别墅的保护与利用进入一个良性发展阶段。近年来,五凤楼、瑞士小姐楼、东金草燕别墅、东岭会教堂、白兰士别墅等老别墅和近代建筑得到了保护修复。

北戴河区在加强文物保护的同时,深入挖掘近代建筑历史文化价值,合理开发其使用价值,积极开拓“文化创意产业基地”、“总部经济”,吸引知名大公司将总部设立于此。
2006年,北戴河区租用北京工人疗养院的五凤楼,进行改造装修,启动文化创意产业园建设工程,目前园区内五栋别墅分别入驻了五家企业。截至目前,已通过改造东金草燕别墅、王瑞书别墅、雍剑秋别墅等招揽一批大型企业将总部设在北戴河,探索出了一条有效保护与合理利用相结合的途径。(通讯员 曹凯 记者 张义杰)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