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经济观察 >> 政策性粮食压仓 去库存路在何方 >> 阅读

政策性粮食压仓 去库存路在何方

2016-11-01 09:20 作者:黄艳 管建涛等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常磊
分享到:

年初以来,国家推进粮食供给侧改革,加快去库存工作。记者从武汉、哈尔滨、长沙三地粮食交易中心调研了解到,当前粮食去库存进度较慢,难度增大。业内专家建议,应从深化改革和完善配套两方面着手,破解政策性粮食高库存难题。

 
交易低迷
 
位于武汉闹市区的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冷冷清清。记者前不久在此看到,柜台只有工作人员,而交易大厅空空荡荡,桌子上有一层薄灰。据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实行网上交易,整个拍卖包括缴纳保证金都可以在网上操作,所以交易中心难得见到拍粮的客户。
 
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副主任刘立光介绍,今年省里通过多种措施加快去库存进度,截至9月26日,已经拍卖政策粮228.11万吨,成交金额76.71亿元,超过2015年全年成交量。“今年去库存效果不错,但整体情况仍不容乐观。”刘立光说,中晚稻的去库存压力最大。
 
在哈尔滨国家粮食交易中心,记者了解到,政策性粮食的交易率非常低,截至9月13日,全省拍卖221万吨,差不多只有全年计划出库的10%。该中心负责人郝大军介绍,2012年以来,我们成交总量是2500万吨,平均每年是600万吨左右,今年肯定远低于平均量。
 
在水稻主产区湖南,尽管当地也采取了产销对接等多种途径加快去库存,但是难度仍然不小。长沙国家粮油交易中心副主任廖新伟介绍,今年以来,整个交易中心成交的稻谷只有区区1.15万吨。“这两年总共收了几百万吨稻谷,这点成交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廖新伟说,现在交易厅几乎是“常年不开门”,最近两年最火爆的一次是去年1月6日到8日成交了20多万吨,那是因为当时政策规定如果购买稻谷,每吨按比例搭配进口配额0.84吨。商家为了进口配额来拍粮,但是今年这个政策取消了,所以如此冷清低迷。
 
全国情况也不容乐观。中华粮网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6月至9月中旬,国家临储小麦累计投放数量3756.9875万吨,实际成交数量10.8492万吨,平均成交率仅为0.29%;相比之下,上年同期平均成交率1.61%。整体看,去库存压力不小。
 
三大结构性矛盾
 
湖北省粮食局副局长马木炎表示,造成粮食库存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是顺价销售政策,挂牌销售价远高于市场价格,导致最低收购价粮食特别是稻谷销售困难,最低收购价粮食库存“进多出少”。
 
三地粮食交易中心负责人分析认为,库存短时难以消化,主要原因是国内粮食呈现出“四高”特征:产量高、库存高、价格高、进口高,“四高”相互作用、相互掣肘,不断加大我国粮食流通体制改革的压力和难度。
 
从三地交易中心的交易数据来分析,业内专家认为其中凸显了“政策性库存”的三大结构性矛盾,从其中也能分析出去库存的改革方向和出路。
 
第一,新粮出库快,旧粮无人问。以水稻为例,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交易的200多万吨粮食中,水稻为65万吨,几乎全部是2015年的稻谷。“2013年的稻谷一斤也没拍出去,2014年的稻谷拍出去2.34万吨,微乎其微。”刘立光说。
 
第二,优质粮即拍即卖,常规稻几乎流拍。廖新伟介绍,长沙交易中心今年拍出的微乎其微的稻谷主要是2015年和2014年的托市粮,以晚稻、优质稻为主,早稻基本上无人过问。
 
在湖北,“优胜劣汰”的行情更为突出。马木炎表示,托市粮虽然看不出品种,但是从地域上我们能看出优胜劣汰的情况。“湖北的荆州、荆门、汉川是传统的优质稻产区,这里收的粮食都能拍出去。这几年,汉川的情况最有说服力,每年都能把上一年的托市粮全部拍出,根本不存在高库存、仓容不足的困扰。这说明根子上是我们的结构问题。”
 
第三,地方库存易去,中央库存难消。主要是中央事权和地方事权粮食对应的政策不同,以及执行权限的机制不同。中华粮网高级分析师石彦表示,中央事权的粮食拍卖计划在国家,而地方事权的粮食拍卖计划在省一级政府,两相比较,前者不如后者灵活。
 
以湖北地方临储小麦为例,由于去年小麦受灾,省政府对不完善率超标不能进入国家托市的小麦启动了省级临储。去年12月开始,湖北省政府便启动拍卖当年省级临储小麦,到今年3月,总计15万吨的临储小麦基本消化完毕。
 
湖北省粮食局调控处副处长李进说,省级临储小麦质量一般,所以更要尽快拍卖出库,差不多均价1.1元拍出去,亏损控制在最小。“这批粮食如果按照国家计划来拍,现在估计一粒未卖,财政亏损更大。”
 
改革与配套两手抓
 
从交易数据折射出的结构性矛盾来看,粮食系统干部以及业内专家认为,加快去库存进度,解决政策性粮食高库存的问题,既要加快粮食流通领域的改革,又要出台放活金融、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等配套政策。
 
廖新伟、刘立光等认为,要保证主粮绝对安全,水稻和小麦仍要继续实行最低收购价制度,但是最低收购价要逐渐调低,并且要以普通粮的市场价为参考依据。同时取消托市粮“顺价销售”的规定,起拍价与市场价接轨。
 
金融方面,应该让有条件的商业银行参与粮油购销的政策性贷款业务。基层粮食干部普遍反映,当前粮食购销领域的抽贷、惜贷情况比较常见。今年长江中下游洪灾严重,湖北等地启动小麦的省级专项收购,收储国家不托市的等外粮,全省只有很少的企业拿到农发行的贷款。
 
李进说,实际上,很多商业银行非常想进入粮油政策性贷款领域,因为总体而言,粮油收购的政策性贷款资金风险可控,且有利润可言,只是目前农发行一家独揽,商业银行想进而不得,如果放开这个限制,粮油市场的购销会更加活跃。
 
此外,一些干部还建议将粮权适当下放,允许地方拥有一定自主权。郝大军认为,中央已经明确了粮食安全省长负责制,在去库存和托市收购等政策方面应该给予地方更多权限。马木炎也建议,下放权力的同时,中央财政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中央和地方要协调好责权利的关系,同时加强对地方的监管。”
 
而更根本的是,要继续加大农业结构调整的力度,鼓励农民种植优良品种,提高粮食品质。从多地交易中心的拍卖情况来看,优质粮食受到市场认可和接受。但由于最低收购价制度往往不体现优质优价,近年来优质粮的种植面积出现萎缩,这也加剧了高库存的内在矛盾。因此从长远看,要根本上解决粮食高库存问题,必须进一步调整农业生产结构。(采写: 黄艳 管建涛 周勉 姜刚 郭强 欧甸丘 郭翔)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热点排行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