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经济观察 >> “时间银行”:新型志愿服务难中 >> 阅读

“时间银行”:新型志愿服务难中求进

2013-11-22 22:53 作者:刘巍巍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lh
分享到:

 

“今天我用心照顾有需要的人,有一天当我需要人照顾时,同样会得到其他志愿者的温馨照顾……”这是近年来在国内兴起的一种志愿者服务新模式——“时间银行”。

“时间银行”方兴未艾

“9月19日,我带曾阿姨去长发商厦的西饼屋,让她亲自挑选月饼。最后,她选中了椒盐白果月饼。”5年前,江苏苏州市民魏桂泉首次在自己的服务记录本上记下一笔。时至今日,他的小本子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写下了320次服务,总时间超过800个小时。“等我今后需要人照顾时,就可以从这800小时里支取了。”魏桂泉说。

这是苏州市葑门街道杨枝社区从2008年开始推行的“时间银行”。据了解,“时间银行”这一概念20世纪80年代初由美国人埃德加·卡恩提出。在这个特殊的银行里,时间是唯一受认可的“货币”,会员通过为他人提供服务来储蓄时间,当自己需要帮助时,再从银行提取时间以获取他人服务。

半月谈记者采访了解到,“时间银行”不设门槛,有专人负责日常管理和协调,用户每次存、取时间,都有专门的派出人员以小时为单位记录在案,每个使用者都可以随时查询自己“时间银行”的账户余额。

“作为一种非经济与非对价的公益交易,‘时间银行’引入金融手段,将社会化的志愿服务与市场机制嫁接。”复旦大学社会科学基础部副教授邵晓莹说。

在我国,“时间银行”已在多地付诸实践,主要用于提供养老服务。在山东潍坊市奎文区东关街道苇湾社区,“时间银行”被用来提升养老服务水平,调动志愿服务积极性。“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咱们现在就应该尊重老人、帮助老人,让他们安度晚年。”今年56岁的郭秀会是社区有名的“热心肠”,在得知推出“时间银行”后,立即加入进来。如今她存入的爱心志愿服务时间达到300个小时。

“‘时间银行’模式有效调动了志愿者的积极性,在创新养老模式上具有很强的实践意义。”邵晓莹表示,“时间银行”并不仅仅局限于提供养老服务,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这一模式还可鼓励民众互助互爱。

2011年9月,河南洛阳市洛龙区开元路办事处天元社区成立“时间银行”,它的参与者和受益群体面向社区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天元社区的“时间银行”服务项目包括家电维修、心理咨询、法律援助、健康咨询、社区红娘、交换空间等。80多岁的老李是社区“时间银行”储户,有一次他身体不舒服,社区工作人员便联系了一名医生“储户”上门服务。

“我国‘时间银行’理念更多突出‘志愿’和‘奉献’,志愿者在相互提供服务的同时,也在人与人之间形成一种友爱、互助的相处模式,是一种社会管理创新。”江苏省民政厅相关负责人认为。

“收支”不均,“时间银行”遇尴尬

目前,北京、上海、江苏等地的“时间银行”发展如火如荼。不过,记者采访发现,这一新模式的发展在一些地方遭遇瓶颈。

苏州市杨枝社区成立“时间银行”已逾5年,志愿者们储存的时间最多已经超过800个小时,可是至今无人支取,志愿者服务运转也面临窘境。“做点事情应该的,不需要别人回报。比我年纪大的,70多岁,80多岁,都没有需要别人回报,我去要回报,说不过去。”魏桂泉说。

而且,杨枝社区“时间银行”的12位“储户”,以退休后中老年人为主,即使有人来“支取”,也会遇到谁来提供服务的问题。社区书记胡锡康说,目前只能通过表彰、鼓励的方式维持,社区也很想把“时间银行”作为一个项目推出,进行公益创投,更好地规范其运行。

在较早实践“时间银行”的上海市,则遇到了“存款”多年,无法“支取”的难题。15年前,上海市虹口区晋阳居委会首创了“时间银行”养老模式,今年已经80多岁的孙嘉兰老人是参与“时间银行”的第一批老人,她一度志愿服务两位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

当年,她的“时间银行”“存折”上记得满满当当。2007年,孙嘉兰突发胆囊炎,在住院的一个多月时间中,她全靠4个子女轮流照顾,并没能“支取”到别人的志愿服务。“参加‘时间银行’志愿服务的以老年人居多,年轻人很少,当这些当年照顾更大年纪的‘储户’需要服务时,往往发现后继无人。”邵晓莹说。

除“支取难”外,无法“通存通兑”也成为“时间银行”现实操作中的瓶颈。“我们里弄当时有个阿姨,平时很积极地去照顾高龄老人,但她前几年搬到浦东去住了,与我们失去联系。”孙嘉兰说,类似这位老人,一旦搬家,之前认真记录的“时间存折”难以再找原来居委会兑现,沦为“空头支票”。

提高统筹层次,加快信息化步伐

如何让“时间银行”可持续发展?邵晓莹认为,首先要动员更多年轻人参与到“时间银行”中来,这样才能让“时间银行”的“存款”和“支出”流动对冲,避免后继乏人。“现在不少大学生、年轻人还是愿意做公益的,所以,除了大力宣传‘时间银行’模式外,还要扩展服务范围,不要局限于养老这一块。”邵晓莹说。

湖北大学社会学教授张继涛表示,“时间银行”更多是一种民间行为,要使之长期有效运转,需要政府及早介入,为其提供信誉担保,特别是要提高统筹层次,解决“通存通兑”和“转移接续”问题。张继涛建议,可以将统筹层次提高到市一级。随着“时间银行”信息的共享层次提升,能够让信息的价值最大限度发挥,更好地调配资源。

要实现“时间银行”更高层次的统筹,提高信息化程度势在必行。“建立统一的‘时间银行’信息平台后,不仅能避免‘存折’遗失无法支取等后续问题,还便于‘储户’交流互助,将更多人纳入‘时间银行’体系。”苏州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调查发现,洛阳市天元社区的“时间银行”发展至今,已经发展1200余名储户。今年9月,该社区推出了“时间银行”管理系统。“在这个平台上,市民可以上网注册,你在这里为别人服务,也可以在这里得到别人的服务。”

天元社区党总支书记兼社区主任刘洋说,社区“时间银行”管理系统可使全社会有爱心的人都参与进来,这里就是一个虚拟的社区,邻里之间互帮互助。“现在已有不少企业主动参与进来,像容威家电就主动加入了我们的‘时间银行’,帮助我们的储户维修家电等。”(记者 刘巍巍)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