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环球看点 >> 两股“建国迷梦”搅乱伊拉克 >> 阅读

两股“建国迷梦”搅乱伊拉克

2014-07-10 09:39 作者:张宁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编辑:tianye
分享到:

ISIS头目巴格达迪4日首次公开现身,当天在伊北部城市摩苏尔的清真寺呼吁穆斯林听从他的领导。

 

伊拉克境内声势喧天的“圣战”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6月29日宣布建立“哈里发国”(caliphate),即“阿拉伯帝国”。

该组织在斋月首日借助一份音频声明宣布,新国家领土囊括从叙利亚北部延至伊拉克中部的迪亚拉省,“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首领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为国家领导人,即“哈里发”。

声明号召全世界穆斯林支持并效忠巴格达迪。声明还宣布,该组织将再度更名,改叫“伊斯兰国”,删去“伊拉克和黎凡特”前缀。

“哈里发梦”的发布,引来国际社会一片嗤笑之声,有分析人士认定,此乃痴人说梦,必将招致各方联手打压,最终烟消云散,好梦成空。

其实,痴人说梦亦自有缘起和逻辑。

ISIS组织多次更名的背后

在当代伊拉克的古代版图里,曾有长达6个世纪确实为哈里发帝国所统治。了解历史,是直面和解决现实困惑的基础。

“伊拉克”一词,在历史长河中,大致可以区划在底格里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之间。在此两河流域,自苏美尔人建立最早的人类文明起,先后经历多个族群的统治。历史学家普遍认同的是,公元636年发生的阿拉伯人征服,是现代伊拉克历史的起点,赋予当代伊拉克社会两个决定性的文化特征——阿拉伯语和伊斯兰教。

此后600多年里,伊拉克并非仅仅伊拉克人的伊拉克,其首都巴格达曾经是整个阿拉伯帝国中心。这一帝国横跨欧亚非,是当时世界的统治力量。

1258年,旭烈兀率蒙古大军攻占巴格达,终结阿巴斯王朝,自此,哈里发帝国退出伊拉克这片土地。

此后近千年里,重现阿拉伯帝国荣光的梦想,是很多阿拉伯人的共同心愿。现今的阿拉伯版图,切割为数十个大小强弱不同的国家,这些国家的形成,很多是英国等殖民国家人为的产物。其中,就包括伊拉克。因此,某一日发生版图的重划,并非凭空想象。

本•拉丹就是梦想重建阿拉伯帝国者之一。他认识到,在现实条件下,借助常规手段,无法实现梦想。这是他走向恐怖主义道路的根本原因。

巴格达迪,这位神秘面纱尚未揭开的“哈里发”,据称认为自己是拉丹的真正传人。巴格达迪认为,“基地”组织现任领导人扎瓦希里性格柔弱,眼光短浅,已然背离拉丹的道路。

巴格达迪组织和“基地”决裂的导火线是扎瓦希里强令巴格达迪局限于伊拉克范围活动,而巴格达迪坚持要卷入叙利亚危机。这一冲突的背后,并非单纯对势力范围的争夺,更起作用的是根本诉求的分歧——巴格达迪组织要建立哈里发帝国。这就是该组织多次更名的逻辑脉络,从伊拉克“伊斯兰国”到“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最终实现阿拉伯帝国。这,是巴格达迪的终极理想。

借助枪炮而推行的迷梦

厘清梦的逻辑后,应当了解梦的现实性。“砖家”们的看法是对的,这个梦,距离现实太遥远。

首先,仅在伊拉克,“哈里发梦”能得到的支持并不稳定。目前,巴格达迪组织的骨干成员其实是怀揣梦想的外国人,配合其行动的所谓伊拉克“逊尼派叛军”成分复杂,包括部落武装和前萨达姆政权军事人员。

凝聚这些人的共同点是反对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的施政方针。身为什叶派的马利基,打压和排斥逊尼派政治势力,这是伊拉克“后美军时代”的乱源。因此,美国才坚持马利基必须实现权力分享,然后才能加大援助力度。权力分享,是美国希望的釜底抽薪之策,能否实现,尚待时间检验,但确实抓住了事情的要害。

更重要的是,这些暂时同巴格达迪联合的力量,历史上就曾反对巴格达迪组织以平民为袭击目标的手段,并曾与其发生激烈冲突。是叙利亚危机爆发和马利基高压政策加剧,才暂时使这些势力倒向巴格达迪,伴随矛盾的变化,产生分化和离心,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其次,从国际上看,巴格达迪组织必将逐渐陷入孤立。美、俄等大国,无一支持,齐声喊打;地区大国伊朗和叙利亚已经出手;原本的“金主”沙特阿拉伯与卡塔尔,初意不过是希望借助巴格达迪打击亲伊朗的马利基政权,却断不会支持一个阿拉伯大帝国的建立。

看起来,“哈里发梦”的未来并不美好。然而,这一梦想,却由其核心的数千成员借助枪炮而推行,造成流血和灾难,祸害不知何时方能停息。这,已成饱受战乱之苦的伊拉克人民身上的毒刺,需要国际社会各方付出巨大努力,方能拔除。

库尔德国的乌托邦

据美国有线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CNN)6月23日报道,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库尔德民主党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在专访中说,库尔德人聚居区将寻求“正式独立”。

西方媒体认为,这是库尔德人迄今发表过的“最强烈”独立言论。

库尔德人是久历苦难的民族,从来没建立过属于自己的民族国家。

现阶段,全世界库尔德人口大约3000万,分布国家包括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黎巴嫩、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和俄罗斯。其中,主要人群分布在西亚。

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自治区,库尔德人享受较大自治权力,形成“国中之国”的格局,由他们发出建国的最强音,不足为奇。

库尔德人在西亚这片土地的生活历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6000多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手中接管伊拉克,库尔德人一度看到独立希望,但终究未能实现梦想。

伊拉克建国后,库尔德人在伊境内寻求独立的努力从未停止,但均遭到伊拉克政府镇压。其中,最为国际社会关注的惨案发生在1988年,萨达姆政权对库尔德人使用毒气,导致大量人员伤亡。

1991年的海湾战争,为库尔德自治区的诞生创造了条件。1992年,在多国部队保护下,库尔德自治议会举行选举,是迈向自治的重要一步。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改变该国政治格局。2005年,修改后的伊国宪法规定,库尔德自治区作为联邦制的一部分存在,使用阿拉伯语和库尔德语两种官方语言。

现阶段,库尔德自治区所辖面积大约4万平方公里,人口约650万,巴尔扎尼担任自治区领导人。

伊战后,伊拉克中央政府对库尔德地区的控制逐渐弱化,库尔德地区实现经济自主和军事力量独立,处于事实上的独立地位。

2012年记者到访该区首府艾尔比勒时,竟然在全城没有见到一面伊拉克国旗,仅见区旗四处飘扬。

曾经的制约因素

库尔德独立的声浪在最近10年不断上涨,但制约因素也一直存在。

首先,目前库尔德人在中东的主要分布地分属叙利亚、伊拉克、伊朗、土耳其和黎巴嫩五国。

五国都面临库尔德人分离问题,各国政府均持强烈反对立场。其中,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多年采取武装斗争的形式谋求独立,和土政府军警力量冲突不断,造成双方重大伤亡。土军还经常越境对伊拉克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目标实施空袭等军事打击行动,引发土伊两国争端。

因此,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独立运动,令周边国家十分敏感,担心产生连锁反应,这使伊拉克中央政府对库尔德人独立运动的抵制能够获得地区支持。

其次,库尔德人的主要支持者和保护者美国一直不愿卷入其独立事业。在美国看来,库尔德人毕竟势力有限,为他们得罪地区重要盟国伊拉克和土耳其,加重宿敌伊朗和叙利亚的不安,不是笔划算的买卖。

战乱中的桃源

伊拉克乱局的加重,使库尔德人的乌托邦看到曙光。

逊尼派阿拉伯人、什叶派阿拉伯人和库尔德人三个人群的日益离心,是伊拉克的现实状况。这一现实,已经越来越被伊拉克内外各种力量所接受。将伊拉克一分为三的呼声早已有之,目前则更加强烈。这是巴格达迪组织的“功劳”,也是“库尔德人是巴格达迪之乱受益者”一说的由来。

同时,库尔德自治区民众多年的努力使建国梦日益贴近现实。伊战后,库尔德自治区是伊拉克全境最安全的地方。自治区依靠独立武装“自由斗士”(Peshmerga)有效抵御恐怖势力的渗透。自治区经济繁荣,民生得到保障,成为伊拉克的样板地区。

记者到访该区,见到山清水秀,街道清洁,屋舍雅致。伊拉克其他地区民众,甚以入库区度假为乐事。在其他地区恐怖袭击频发的背景下,库区给人世外桃源之感。

库区的独立性也处处可见。例如,外国人仅持有伊拉克签证无法赴库区,必须获得自治区政府许可,方能前往。

近期,伴随局势变化,库区独立呼声日高。在通往库区的道路上,竟可见到“库尔德共和国”这样的路标。

国家统一认同的困难

不管如何,在曾经的地区大国伊拉克,分裂的阴影总是令人唏嘘感叹。或许,在历史的烟云中,早就埋下分裂的种子。

以记者2011年至2013年在这个国家所接触的人群看,人们均不怀疑众多族群间对于国家统一认同的困难。

曾经的伊拉克国王费萨尔1933年说过以下的话:“我要满怀悲伤地说,伊拉克至今仍不存在伊拉克人,那里只有你不能想象到的乌合大众。他们缺乏任何爱国思想,深深沉浸在各种宗教传统和荒诞不经之中。没有共同的纽带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他们听到的只是邪恶,心向混乱,时刻准备起而反抗任何形式的政府。我们希望在这些群氓之外塑造一个民族,让我们能够培养它、教育它和改进它。”

历史轮回,用这段话结束此文,似乎并非不合时宜。(前驻巴格达分社首席记者 张宁)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