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今日谈 >> “三特干部”甘受围猎: 权力任 >> 阅读

“三特干部”甘受围猎: 权力任性谁监督

2017-05-17 08:36 作者:胡锦武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王静
分享到:

江西九江市委原常委、共青城市委原书记黄斌与萍乡市政协原副主席、湘东区委原书记曹光亮先后因腐败问题落马。他们台上台下上演“两面人生”、本人及家人甘受围猎、权力任性恶果连连……透视两名落马厅级官员的贪腐轨迹,诸多特点如出一辙,暴露的问题发人深省。

三特干部?两面官员!

黄斌自2006年以来先后担任九江市庐山区委副书记、代区长,修水县委书记,九江市委常委、共青城市委书记等职务,今年初被江西省纪委宣布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曹光亮2016年3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目前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经审查,黄斌在修水县、共青城市担任领导干部期间,违规选拔任用干部;滥用权力,违规决策,以工业用地价格为某公司配套商住用地并收受其巨额钱财,违规干预纪委办案;收受多名下属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钱财,且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办案人员透露,与黄斌同样贪婪的曹光亮从干部任用、安排转编,到插手企业征地拆迁、工程款结算,敛财的触角也不断延伸。他甚至在干部任用时“明码标价”:想在哪个岗位任职,必须送一定数额的钱财作为“感谢费”。“用人唯钱、办事唯钱”成为曹光亮的行事准则。

在幕后疯狂捞钱的同时,黄斌与曹光亮不约而同地在台前扮演着另一种光辉形象。

黄斌曾被人称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事,特别有激情的“三特干部”,其贪腐落马,让当地一些党员干部大感“意外”。“他平时吃饭交伙食费、用车交油费、不接受吃请烟酒。”不少与黄斌共过事的干部反映,黄斌在工作中表现得非常敬业,很有干劲,“五加二、白加黑”,常常晚上开会,甚至开到凌晨一两点。他还常到一线去解决问题,给人以严谨的假象。

据了解,黄斌贪腐手段非常隐蔽,往往“边受贿边上交,收大的交小的,收现金交物品”,并且“连续收,不间断交”,所收受房产也转移至三代以外旁系亲属名下。

萍乡市湘东区很多干部也反映,曹光亮平时留给别人的印象是“没有领导架子,很随和、好说话”。办案人员说,曹光亮身不正行不端,自然对下属犯了错误不敢批评,工作不力不敢问责,这才是他“为人随和”的真正原因。

纵容家人,甘受围猎

“悔恨没有秉持好家风,悔恨对被人围猎的警惕性不够,悔恨亲属打着旗号插手工程……”黄斌在忏悔书中说,自己说到底还是缺乏对党纪国法的敬畏之心。据了解,黄斌平时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打着招商的名义与公司老板在一起,收受公司老板巨额贿赂。

而对曹光亮的围猎,常常是从牌桌上开始的。据办案人员介绍,一些商人获知曹光亮有打牌的嗜好后,想方设法成为他的“牌友”,并在牌桌上送牌资、套近乎,再利用曹光亮手中的权力谋取不正当利益。

美色也是围猎腐败官员的“必杀技”。据江西省纪委通报,黄斌违反生活纪律,与2名女性多次发生不正当性关系。而曹光亮同样与数名女性有着不正当关系。

办案人员透露,曹光亮案发,与情妇们“步步相逼”有很大关系。“我一开始认为作风问题是‘小节’,无伤大雅,不曾想包养情妇带来的并发症,使我招架不住,一步步滑向违纪违法深坑。”曹光亮说。

与此同时,黄斌与曹光亮的家属也成了被围猎的重点对象。

据了解,黄斌的妻子与一些老板打得火热,大肆收受他人钱财,社会上人送外号“叶姐”。曹光亮的父亲在湘东区被称作“曹老爷子”,是各个乡镇“自来熟”的常客。“曹老爷子”在伸手要点烟酒之外,还打着儿子的牌子插手工程,经常提醒乡镇干部多到他那里“汇报汇报工作”。对于家属的行为,黄斌与曹光亮均心知肚明,却不加制止。

“玩牌成了我走向违法犯罪的媒介和催化剂。”曹光亮在忏悔书中说,与他有不正当经济往来的主要角色,无不是从打牌开始和他称兄道弟,继而狼狈为奸,损公肥私。

“亲属打着旗号插手工程,干预政事,使权力异化,造成极坏影响。”据黄斌交代,他的姨妹伙同他人参与工程,插手项目,干预招投标,妻子知情也不制止,还暗中帮忙向有关领导打招呼。

办案人员认为,一些贪腐官员不仅自己腐败堕落,还纵容、默许亲属利用自己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实际上是让亲属为其“代言”,大搞权钱交易,带坏了党风政风,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权力任性,祸害一方

办案人员剖析发现,黄斌、曹光亮二人在权力使用方面均任性霸道、独断专行,甚至连基本的组织纪律都熟视无睹。

湘东区曾经流传着这么一种说法:“想在湘东办事,没有曹光亮点头不行。”后经查实,在干部提拔使用时,曹光亮常常绕开组织部门工作人员,悄悄地找“信得过的人”来操办。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曹光亮的引导下,湘东区人事安排“潜规则”盛行,“钱”字开路大行其道。安排干部不讲工作、不看成绩,只看谁有关系、看谁敢送钱。

而据办案人员透露,在干部任用上,黄斌也是如此,既不事先与领导干部沟通,也不事先征求分管领导的意见建议,常常违规提拔重用干部。“我甚至提拔接受党内警告处分的干部。”黄斌案发后交代说。

共青城市一位与黄斌共事多年的领导说,黄斌“不爱抓党建,喜欢抓城建”,而且经常到工地现场指挥,不经法定程序就随意增加政府投资工程预算。

黄斌“爱抓城建”还体现在用人导向上。他在共青城工作期间,大会小会都表扬拆迁干部,提拔重用的大多数都是拆迁干部,导致全市年轻干部纷纷向组织申请去征地拆迁。

黄斌曾“骄傲”地说,他在共青城拆了100万平方米,建了150万平方米。他的蛮干,导致这个人口仅7万的小城,房地产库存巨大、小区入住率极低。黄斌到任共青城时,政府财政存款有12亿元,3年后黄斌离任时,政府负债高达79亿元。

“治理腐败的根本,在于规范权力运行、防范权力滥用。”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陈胜华认为,当前针对“一把手”的监督形式很多,如党内监督、行政监督、法律监督、民主监督、舆论监督等,但监督机制效能不高,应通过完善对“一把手”的考核机制,充分反映群众的意志,促使他们对人民负责。(半月谈记者 胡锦武)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热点排行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