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政策 >> 民声 >> 农村孩子缘何又现上学难? >> 阅读

农村孩子缘何又现上学难?

2016-01-28 13:28 作者:湖北 鲁志枢 湖南 姚选民 来源:半月谈读者来信 编辑:许小丹
分享到:

农村孩子缘何又现上学难?

湖北 鲁志枢 湖南 姚选民

由于我国村村通公路的便利,春节前夕,我们踏着瑞雪带着课题驱车至鄂西湘南等地探亲访友,趁广大农民工返乡,家家户户团聚之际走访了多地村寨农户,发现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是: 农村孩子缘何又现上学难?

我国是农业大国。俗话说“民以食为天”,没有农业,一切无从谈起。尤其未来农业现代化更需要大批具有现代知识的农民。然而,时下不少地方在“城镇化”进程中对农村教育资源不是添砖加瓦,而是搞釜底抽薪,这才又出现了农村孩子上学难。

成人也难走的山路,孩子咋不难?

曲解“城镇化”是问题症结

在这次调研中我们发现,不少地方教育部门曲解了国家“农村城镇化”战略决策,而是简单地理解为“向城镇转移”。于是,一些县级教育部门一声令下竟把辖区所有村级幼稚园和小学的投入给减掉,并责令村级幼稚园、小学向乡镇合并,高中向县城集中,形成了一股“停办村校向城镇合并”的潮流, 有的村级教育设施荒芜废弃,有的校舍成了仓库、牛栏、养鸡场。湘南祁东县村支书曹周德说,村里没了小学是每户农家最头疼的问题,孩子们上学好难啊! 村民高德生欲哭无泪地说:“现在小孩上小学都要去归阳镇里寄宿,为省车钱,孩子们常常要抄近走十几里山路,有的泥巴路就在山塘边上,遇上阴雨天,大人走也一步三滑, 孩上岂不更难?咋不让人揪心!”

村校“义教”被严重架空

由于村里没了小学,家长也没了督促子女学习的劲头, 许多学龄儿童只知玩耍。鄂西五峰县村民周大爷诉说,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现在都只知道玩耍,河里捉鱼,塘里摸田螺,大点的小孩带着更小的孩子上树捉蝉、打弹子,制水枪等,丝毫没了读书心思,大多孩子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外出打工。湘西邵东县村民姜衡华大娘表示,她自身识字不多,还要忙于农活,眼看孩子已超过了上学年龄却又上不了学,十分痛心,别看孩子一天到晚玩得很疯,有时候晚上做梦大哭,常常喊着“妈妈”惊醒。一位在广东中山市打拼多年的湘籍女士周环香反咉说,因担心孩子留守家中老人难照看,外出打工只好把孩子带出去,这也是造成村办小学缺生源的重要原因。然而,因户籍问题或交不起高昂借读费也难在当地入学。因此,他们处于“两头都难上学”被严重“架空”的境地, 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资源失衡”是主因

教育资源分配不合理、受教育负担相对加重、城乡二元体制不公平、教育机制不科学等并非始于今日。不少地方名为“教改”实为“一切向钱看”。以受教育负担为例,农村孩子受教育成本出现大幅提高。湘南祁东县小学教师高顺生的解释颇有代表性。他说,现在孩子的教育成本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看得见的——学校向乡镇、县城集中后,村里孩子上学的交通费、食宿费、生活费等明显增加。另一种是隐性的——农村教育质量明显不如县城或乡镇学校。以湘北安乡县为例,很多早年“希望工程”援建的村级学校现在除了维持教学的教室外,其他已经一无所有,有的运动场被种上了庄稼,音、体、美学科教师更无从谈起,一名教师教几门学科的现象极为普遍。教师老龄化也令人堪优,安德乡4个教学点共26名教师,30岁以下的仅3人,50岁以上接近80%,该乡小学共10名教师,平均年龄达到了58.5岁,“爷爷奶奶”教小学已是“见怪不怪”,甚至个别贫困山村又回到了原始教学状态。早年如火如荼的“希望工程”已成为老人们对历史的回忆。一位常年在广东东莞市打工的姚群英女士反映说,目前我国经济整体上还处于城镇化劳动密集型产业阶段,不论初中高中,农村孩子升入重点中学的难度远大于城市学生。同是外出打工,高中毕业并不比小学毕业有明显的优势,甚至名牌大学毕业生也不一定能找到好工作,与其让孩子读书,不如让他们早点外出打工挣钱。

期盼村校“义教”薪火相传

俗话说“人误地一时, 地误人一年”。对于学龄儿童来说,一旦上学难就有可能误他们一生!对此,尤应引起各地政府重视。

随着我国“二孩”政策的实施,首先应尽早制止“停办村校向城镇合并”之风的蔓延。对于地理条件十分恶劣贫脊又居住分散的山村农户,经充分论证后方可实行“化零为整”纳入城镇化新居建设。二是各地政府应对恢复村村办学问题出台专门“政策”,重新调整城乡基础教育投入机制,逐步建立中央和地方分项目、按比例分担农村教育经费保障机制。

从发展现代化农业的战略角度来看,加大村校“义教”投入显然要比解决“弃农进城”带来的诸多问题重要得多。这就需要各地政府运用有形之手,调动一切社会力量支援村办小学教育资源的补充,要像支边支农扶贫的那样精准“扶教”,鼓励师范院校毕业生去农村建功立业薪火相传。唯有如此,我国农业现代化才不会是空话。

均衡“义教”事在人为

从当前城乡教育资源失衡、村校“难为无米之炊”的现状看,我们认为,湖北通山县“联校走教”的做法不失为解决“教学资源失衡”的应急办法。

湖北通山县曾是集老区、山区、库区为一体的贫困县,全县287所小学有210所因缺乏教师长期无法开设英语、体育、音乐、美术等课程,制约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该县自2007年实行“联校走教”举措后,一举解决了全县师资不均衡的大难题。他们的具体做法是:以“联校走教”模式分区连片覆盖全县,做到不漏一个学校,师资共享,统一调度,课程课表统一安排,各校之间师资力量得到有效均衡,全县教学质量明显提升,不仅稳定了许多农民工为了孩子留乡创业的积极性,而且带动了全县农林牧副渔可持续发展而摘掉了穷帽。

据当地一位友人介绍说,“联校走教”看似简单,其实很不简单。制度保障、质量保障、财力物力保障,交通保障乃至走教老师的辛苦程度和待遇等等,都需要相关职能部门精心设计安排。尤其负有走教任务的老师愿否乐此不疲、能否持久下去、特殊原因缺课怎么办等等,都关系到此举成功与否。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湖北通山这样一个贫困县竟然知难而进取得如此功效,相比之下,其他地区还有什么理由强调客观呢!

诚然,各地情况千差万别,“联校走教”不是简单事。但我们认为,只要有了湖北通山县那种不等不靠,知难而进强化自身责任的精神,就没有办不了办不好的事!这也是检验地方政府对义务教育是否用心解决难题的执政能力和态度的试金石。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热点排行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