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时政聚焦 >> 摘了贫困帽,长怀“脱困”忧 >> 阅读

摘了贫困帽,长怀“脱困”忧

2018-01-11 14:30 作者:李平 郭强 邓万里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郑雪婧
分享到:

2017年,全国28个贫困县宣布脱贫摘帽。脱贫摘帽,不是大获全胜的终点,而是新征程的开启。摘帽之后,基层干部和群众都在做什么?想什么?近日,半月谈记者分赴江西井冈山、贵州赤水、青海同德3个脱贫摘帽地区进行了实地走访。

“幸福的感觉像瀑布砸在石头上”

红军“四渡赤水”发生地贵州省赤水市,处于乌蒙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区内。

在赤水大瀑布景区核心区的黎明村走访时,曾经的贫困户王正江给半月谈记者算了一笔账:自从水泥路修到家门口,他家20亩竹林地一年卖竹原料和竹笋就增收一万元以上,加上猕猴桃产业和漂流项目,每年有4500元以上的分红,儿子和儿媳在景区上班每月有4200元,加起来全家一年有6万多元收入,“这种幸福的感觉就像瀑布砸在石头上一样”。

昔日的黎明村,地处深山、交通不便,是一个失学儿童多、贫困户光棍多、无业游民多的“穷三多”村。自2014年开始,在精准扶贫政策推动下,政府修了80多公里通村串户路,曾经偏远贫穷的黎明村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和特色种植业,一跃变成产业多、老板多、收入多的“富三多”村。

在江西井冈山茅坪乡神山村,一面由27张贫困户照片拼成的“笑脸墙”的左上方,昔日村里家境最难的贫困户彭夏英身着绿色新衣,笑容中带着几分腼腆。

在政府帮助下,2016年,彭夏英拿出多年积蓄,将住了大半辈子的农房腾出来,开办了全村第一家农家乐。“靠着经营农家乐,现在我家的年收入超过10万元!”彭夏英笑着说。

在井冈山茅坪乡坝上村,村里的贫困户参与“红军的一天”培训饮食接待,每户增收约2.3万元。村主任金齐兴说:“过去,村里没什么产业,大家无所事事,赌博之风盛行;现在,大家都在忙,精气神也不一样了!”

家住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县尕巴松多镇贡麻村,今年36岁的藏族牧民索南项秀同样很知足:他住进了漂亮的房子,每个月还有1800元的工资。而在5年前,索南项秀住在一个约1米深的地窝子里。那个时候,他几乎不和别人说话。

“还不能有松松气、歇歇脚的思想”

“我们只是阶段性脱贫,还不能有松松气、歇歇脚的思想。”赤水市委书记况顺航告诉半月谈记者。半月谈记者了解到,目前脱贫摘帽县干群最担心的问题有三个。

“脱贫不脱困”现象需要得到更多重视。

依托当地的红色资源发展农家乐,井冈山市茅坪乡坝上村贫困户赖甫秀一家3口年收入超2万元,远高于脱贫标准,成功脱贫。然而,因女儿患有尿毒症,虽然透析免费,但每年门诊医药费2万多元。“这些费用基本都报销不了,我们搞农家乐挣的一点钱只够给她看病。”赖甫秀说。

一个脱贫县移民和扶贫办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3至5口人的贫困家庭,只要有一个劳动力在外打工,即便按照每月2000元的工资计算,其年人均纯收入也能达到国家脱贫标准;对一些孤寡老人,当地已将低保标准提高到每月220元,再加上每月80元的养老补助,年收入也能超过脱贫线。

“对照这些标准,脱贫没有问题,但没有考虑支出情况,虽然地方政府也采取了许多举措减轻贫困户的支出负担,但脱贫不脱困现象仍会存在。”该负责人说。

产业扶贫“种难、卖难”影响贫困户持续稳定增收。

半月谈记者走访发现,一些扶贫产业受自然条件、人才瓶颈等多重因素影响,收益的可持续性难以保障。基层扶贫干部表示,村级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难题一是产业链条短、产品品质差、产品同质化严重,“扶贫果实”卖难问题较为突出;二是缺乏龙头企业带动,加工水平和科技含量低,种植养殖中“一病死一大片”现象屡见不鲜,产业发展脆弱性大、农民返贫风险高。

同德县尕巴松多镇瓜什则村是一个游牧民定居村,村里发展的集体经济是有机肥加工。由于缺乏经营管理人才,2017年租给了一家企业经营,企业第一年给租金15万元,分到村民手中,每人仅有几百块钱。

“争当贫困户”乱象仍然不同程度存在。

基层干部表示,农村极少数群众眼红扶贫政策红利,利用各种手段“争当贫困户”:有的“哭穷”“晒穷”要票子,有的“分房”“分户”要房子,有的缠访闹访要政策,有的甚至故意不赡养老人、遗弃老人……这些乱象不但阻碍了扶贫工作的正常开展,更冲击着社会公序良俗。

“去年五六月,随着农村危房改造的深入推进,我接待了300多户想要危房改造政策的人,这些人绝大部分是长期在外打工的,有些甚至全家5口人坐飞机回来要求政府给其盖新房;有的已经在县城买了商品房,还要求政府给他盖新房,政府不同意,他们就到处拉横幅、网上发帖子。”在乡镇工作了24年的一位镇党委书记说。

激发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扶贫应该是动态的,没有绝对的完成时,只有进行时。”井冈山市柏露乡乡长龙江辉建议,脱贫摘帽后,应保证一段时间的“观察期”,在此期间内需防止帮扶政策“断崖式”退出。

“虽然脱贫摘帽了,但是同步小康还任重道远。”同德县委书记才让太说,未来几年当地将以绿色食品深加工、清洁能源等为重点,引进龙头企业,壮大已有产业。

井冈山市移民和扶贫办负责人黄常辉建议,国家在大力推进产业扶贫帮助贫困群众增收的同时,也应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减轻他们的支出负担。

赤水市长期镇党委书记李阳冰等基层干部认为,面对越来越多的惠农政策下基层,政府应更加重视农村各群体诉求,切实尊重和保障农民的参与权、监督权,不断提升乡村治理能力,让困难群体更好地分享扶贫成果,激发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脱贫摘帽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让井冈山革命老区的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这才是最终目标。”井冈山市委书记刘洪说。(半月谈记者 李平 郭强 邓万里)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