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非法收车催生黑恶利益链

2020-02-26 10:59
来源:半月谈网

半月谈记者 李丽静

河南省新密市曲梁镇幼儿园原女教师王娜(化名),至今难忘无辜卷入的收车噩梦。

2017年10月12日,5名自称是恒信易贷公司的男子来到幼儿园,将她欠了车贷的同事耿永升强行拉上汽车并拳打脚踢。她上前阻拦,也被这些人强行拉上车。随后,这些人在前往郑州的半道上一脚把她踹下车,造成她身体多处受伤并住院治疗。

王娜的遭遇并非个案。近年来,非法收车、暴力收车在我国多个城市出现。河南郑州警方从2018年开始对这种涉黑恶犯罪进行专项打击,在打掉众多犯罪团伙的同时,也逐渐摸清了这一犯罪方式的套路。

非法收车愈演愈烈

非法收车发生在以机动车为担保的借贷关系中,由银行—中介机构—地下收车队—黑停车场—车主等多方构成。

银行将车贷业务委托给4S店、汽车贸易公司等中介机构,收取这些机构一定金额的担保金,按比例授信。中介机构对贷款买车客户或抵押车辆贷款客户进行前期入门把关。他们或者直接放贷,或把客户推荐给银行,由银行放贷。车辆安装指定的GPS定位系统。车主出现违约后,银行扣除担保金。中介机构为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放弃诉讼保护债权的合法途径,通过GPS定位,派员工或雇佣地下收车队,以暴力或偷开等手段非法收车,扣押在黑停车场中,要挟车主还款并支付其他相关费用。

“中介机构与车主签订的文件,有些地方是空白的,比如合同签订日期,这为以后中介机构肆意认定车主违约留下了空间。”郑州市公安局犯罪侦查局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政委刘涛告诉半月谈记者,2011年以来,郑州市的汽车贷款业务发展迅速,已从工程机械车辆发展到私家车。

最初阶段,非法收车是因车主不能及时还款,中介机构进行的私自收车行为。此时,非法收车有一定的被动性。随后,中介机构不满足于仅挣服务费,开始通过前期设置合同陷阱和后期肆意认定车主违约,和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地下收车队等违法犯罪组织勾结,通过非法收车,图谋车主高额的收车费、停车费等,有些甚至变卖车主车辆,形成地下黑色产业链。

由于辨识不清,警方长期把非法收车当成车主与中介机构之间的经济纠纷,加之个别法院的判决也支持中介机构,导致非法收车愈演愈烈。2015年至2017年,郑州市警方共接到此类报警3万多条。

套路繁多,打击不可手软

2016年12月,南阳市民金效龙从河南建达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南阳分公司分期三年,购买了一辆总价13.5万元的越野车,停放在朋友陈杰的仓库里,每月按时还贷。次月,建达公司通知金效龙GPS信号掉线了,会派人来修。但事实上,后来没人来修,而金效龙则以为GPS信号正常了,就没再管。2月25日,建达公司派人拿液压钳偷偷剪开仓库门把车开走,并通知金效龙到郑州取车。

陪同金效龙取车的陈杰说,公司说按合同GPS掉线属违约,前期交的5万元首付和已经还的3个月贷款1万元左右不算,还要再给公司违约金、收车费及尾款共16万元。“我们当时听了觉得简直漫天要价,因为如果GPS掉线,公司根本不可能找到车。”最后,金效龙还是支付了12.5万元,又以每天200元的价格支付了停车费,才取回自己的车。

除了GPS掉线,非法收车的借口多种多样,包括车辆长期放置不用、不购买指定保险、任意认定逾期等等,此外还有管理费、保证金、家访费、手续费、收车费、停车费等各种名目的收费。中介机构、地下收车队、黑停车场为了利益,以各种理由上演了一场吞噬车主的饕餮盛宴。

为打击愈来愈猖獗的非法收车,2018年,郑州警方成立“铁拳”行动专案组,当年全市就打掉非法收车黑恶犯罪团伙33个。2019年12月5日,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侦办的侯斌非法收车恶势力犯罪集团被依法宣判,7名犯罪团伙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7年不等的刑期,又一个非法收车犯罪集团被绳之以法。

责任编辑:常磊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