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从小默克尔辞职一窥德国政坛变局

2020-03-11 11:32
来源:半月谈网

傅聪

2020年2月9日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宣布辞去基民盟主席一职,将不再作为基民盟总理候选人参加即将在2021年举行的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卡伦鲍尔被外界称为小默克尔,一直被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卡伦鲍尔此举,让基民盟被媒体形容为“宛若遭遇了一场萨宾飓风”,而德国的政局再次面临变数。

卡伦鲍尔为何辞职?

卡伦鲍尔在2018年基民盟党代会上当选党主席,2019年7月接任国防部长一职。近年来,基民盟党内分裂日益加深,卡伦鲍尔当选党主席后,党内中间派和保守派的矛盾仍无消减势头。以默茨代表的保守派希望基民盟重新回归典型的保守主义政治,而以默克尔为代表的自由派希望聚焦社会自由的中间路线。卡伦鲍尔面临着维持党内政治平衡的艰难任务。

2020年2月图林根州举行议会选举,基民盟与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共同支持了自民党候选人克梅里希出任州长,在德国引起轩然大波。德国一些媒体指责,基民盟、自民党与德国选择党或有“暗中勾结”,这跨越了德国主流政党不与德国选择党合作的“政治红线”,卡伦鲍尔对此应负领导责任。这成了卡伦鲍尔辞职的导火索。卡伦鲍尔在宣布将辞去基民盟主席一职时表示,基民盟坚定地反对与德国选择党“任何形式的直接或间接合作”,她正设法结束图林根州州长选举风波。

卡伦鲍尔辞职也与其工作表现和能力受到诸多质疑有关。2019年的几次州议会选举中,基民盟都表现不佳。在欧洲议会选举期间,卡伦鲍尔涉嫌干涉言论自由的言行引发民众不满。党内舆论认为她应为基民盟在欧洲选举中的失利负责。2019年7月德国民调显示,民众对卡伦鲍尔工作的满意度仅为22%。2019年11月的民调显示,大部分德国人更愿意将在党内选举中败给卡伦鲍尔的默茨视为基民盟的领导者。

同时,卡伦鲍尔和默克尔的关系也发生微妙改变。默克尔曾公开质疑卡伦鲍尔的工作能力。卡伦鲍尔也在一些问题上省略了与默克尔的事先协商。她还在辞职表态中暗示党主席和联邦总理分由两人担任损害了自己的威信。

基民盟将上演路线之争

卡伦鲍尔辞职再次开启了基民盟内部的权力角逐。4月25日基民盟将召开特别党代会选举新一任党主席。目前较有竞争力的人选有:曾担任德国联邦议院议员、欧洲议会议员、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的阿明·拉舍特,被媒体视作默克尔的铁杆支持者,若当选可能会较大程度继承默克尔的政策;曾担任欧洲议会议员、德国联邦议院议员的弗里德里希·默茨,属于默克尔在基民盟内的对立派别,与商界联系紧密,若当选或会执行一条“向右转”的政策;现任德国卫生部长的延斯·施潘,他年纪不大却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属于新锐派, 曾表示基民盟应明确党的道路,避免当前为讨好左右翼选民而两边摇摆的路线;曾任基民盟副主席、环境部长,现任联邦议院外委会主席的诺贝特·勒特根,主张基民盟应坚定地走中间路线,寻找与左翼和右翼的差异政策。

基民盟领导权之争将会成为党的未来政策路线之争。距2021年德国联邦大选只剩下一年多,基民盟到了调整政策方针、应对民粹主义崛起、赢回选民支持的关键时刻。

德国政局添变数

2017年以来,德国政党格局碎片化愈发明显。两大传统主流政党社民党和联盟党(由基民盟及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组成)组成的大联合政府长期联合执政,导致两党政治纲领趋同,即联盟党“不右”,社民党“不左”。这虽然获得了不少中间选民的青睐,但忽视了新时期不同类型选民的价值分歧。对于愈发多元化与个体化的政治、经济与文化诉求,执政者没有给出及时的政策反应,没有发挥引导社会重塑共识的作用。这导致选民大量流失,加剧了联盟党和社民党的内部矛盾。选民对大联合政府不满加剧,社民党内要求尽快离开执政联盟以保存本党实力的呼声不绝于耳。基民盟当前的变动使德国的政治形势处于不确定中,更严重削弱了默克尔领导的大联合政府的权威。

此外,不明朗的德国局势与蕴含的政党危机溢出欧洲,将会对欧盟改革产生负面影响。疑欧主义将借机蔓延,对欧洲的改革事业造成不利。为了应对极右翼势力的挑战、夺回选民,德国执政党将会把工作重心放在保持国内政治稳定、专注政党的生存和发展上,短期内德国向欧洲一体化提供的动力将减少。欧盟对德国在欧英关系、多年财政框架等关键议题上提供更强有力领导的期待也恐将落空。(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静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