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资讯 >> 媒体集萃 >> 青年参考:哪些美国人在“逃离大 >> 阅读

青年参考:哪些美国人在“逃离大城市”

2017-04-20 22:09 作者:张文智 来源:青年参考 编辑:常磊
分享到:

纽约、洛杉矶、芝加哥、旧金山……这些灯红酒绿、机会遍地的大都市,曾经令生活在小城市或乡村的美国人向往不已。如今,人们纷纷离开大城市,搬到小地方居住。是什么让他们这样选择?

 
    大城市人口增长连续5年锐减
 
    “人们正以惊人的速度逃离纽约”,这是《纽约邮报》4月1日的头条标题。这并非愚人节玩笑。
 
    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从美国其他地方搬到纽约都市圈(包括纽约5个行政区及新泽西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部分地区)的净人口数骤减90万人。这意味着从2010年至今,从纽约搬到美国各地的人口数比从美国其他地方搬到纽约的人口多了近100万。这一数目超过了该国其他大城市,是名副其实的“惊人的逃离”。
 
    33岁的凯西·柯兰德被美国《时代》杂志称为搬离纽约的“先锋”之一。2004年,年仅19岁的他以每亩50美元的价格,在得克萨斯州“大弯曲”山脉买了30亩土地,迈出了搬离纽约的第一步。2008年,他告别纽约,正式搬到得州。
 
    柯兰德毕业于纽约大学替代能源专业。如今,他和妻子莎拉居住在得州西部一个偏僻的地方,距离最近的小镇埃尔贝镇有130公里。小镇只有6000多人,却商机无限:这里住着不少和柯兰德一样来自大都市的新移民,柯兰德的能源替代公司为他们安装太阳能或风力发电装置。几年下来,生意做得不错,夫妇二人买下更多土地,在得州扎下了根。
 
    彭博社对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进行分析后指出,从2013年7月到2014年7月,美国100个人口最多的城市中,有20个失去了大量本地居民。按流失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来算,得克萨斯州毗邻墨西哥的埃尔帕索市高居榜首,其次是纽约,一年间共流失了约16.3万名本地居民,再次是康涅狄格州的郊区卫星城,檀香山排名第四,洛杉矶排名第14……
 
    美国经济学家、作家杰德·科尔科在接受该国《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大城市的人口增长已连续5年锐减。当受过良好教育、没有孩子的“千禧一代”(指出生于1984~1995年的年轻人)聚集于少数生活成本高昂的城市时,其他美国人正慢慢向更宜居的郊区迁徙。
 
    有趣的是,在本地人纷纷搬离大城市的同时,大批外国移民涌入,因此这些城市的人口总量保持稳定。比如,自2010年起,迁入纽约都市圈的外国移民增加了85万人,这一数目同样位居美国所有大城市之首——比迈阿密、洛杉矶和旧金山吸纳外国移民数量之和还要多。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政策与城市规划教授迈克尔·斯托尔表示,外国移民能“创造性地安排住房”,6~8个人或两三个家庭挤在一套住房内,这是大部分美国人和老一代移民不愿接受的。此外,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从事低技能职业,也有一些外国移民在待遇不错的科技行业工作。
 
    小地方以低廉房价“击败”大都市
 
    在距离洛杉矶约一个小时车程的加州圣贝纳迪诺,女孩珍米加住在一栋两层高的公寓楼里,因外墙的黄色涂料剥落,公寓楼外面围了一圈3米多高的安全栏。
 
    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自己的情况,也不愿透露全名的珍米加,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的采访时透露,他和兄弟姐妹原本租住在洛杉矶中南部,但因为房租太高,他们只能搬到圣贝纳迪诺,这里是加州大城市中最贫穷的一个。
 
    珍米加在住处附近的一家医院里从事饮食服务工作,她表示,自己可能不会再回洛杉矶,“在这里,我可以省下一些钱,在洛杉矶根本攒不下钱”。
 
    居住成本的增长,迫使“珍米加们”无奈地离开像洛杉矶这样经济发达、机会较多的大都市。NPR称,2007~2011年,越来越多的人从洛杉矶县(洛杉矶市是洛杉矶县县政府所在地)搬到圣贝纳迪诺县,高居这一时期美国“县—县”移民数量排行榜榜首。这些人搬家的原因十有八九是房价。根据房地产信息服务网站“Zillow”发布的数据,圣贝纳迪诺县的房价中位数为23.5万美元,洛杉矶县的房价几乎是其两倍。正如珍米加接受采访时所说,“我们对这里(圣贝纳迪诺)没有太多期待,只是住房开支比较便宜”。
 
    曾在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任教的马尔维希尔指出,只有两种人会从洛杉矶搬到圣贝纳迪诺,一种是在洛杉矶买不起房的上班族,另一种是想在生活成本更低的地方生活的无工作人员。
 
    房价低廉是小地方“击败”众多大都市,吸引国内移民的主要原因。
 
    塔拉·康诺利在纽约长大。2005年,她和男朋友租住在布鲁克林一个45平方米的大开间里,月租金2000美元(此房的售价高达50万美元)。高昂的居住成本压得塔拉喘不过气来,在看到一条关于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市的报道后,她决定背上行囊到那里闯一闯,最初仅指望在那里找一份美术设计的工作。
 
    如今,年近40岁的塔拉就职于奥斯汀市一家销售公司,还买了一套复古风格的房子,面积是原来纽约公寓的两倍,每月的按揭却只有旧居月租的一半。
 
    “刚来奥斯汀时,我没有考虑过买房子,但这里20多岁的年轻人都会买房。”塔拉说。她补充道,家人原本反对她搬到奥斯汀,看过她的新房子后,他们改变了态度。“他们不敢相信这里如此郁郁葱葱,还以为这里只有风滚草。”
 
    “所有因素中,房价是导致人们离开的主要原因。”杰德·科尔科说。
 
    “为了下一代搬家”
 
    除了房价,得克萨斯州的其他生活开销也不高。这里无论劳动力、农产品还是汽油,都比美国大部分地方便宜。正因如此,该州在2012年吸引了其他49个州的10.6万名移民,2000~2013年,搬入该州的人口比搬离的多了100多万。
 
    谈起离开纽约的原因,已在得州生活近9年的柯兰德表示,他大学毕业后原本打算在纽约创业,却举步维艰。“在那儿创业太难了,”他对《时代》杂志说,“成本高,几乎毫无商机,条条框框特别多,所以我决定到西部来,至今没后悔。”
 
    柯兰德的一席话道出这样一个事实:居高不下的生活成本,会令看上去机会遍地的大城市失去魅力。比如,硅谷向来被视为科技创新的摇篮,但据美国新闻网站“Quartz”报道,近年来,因为房价、物价等生活成本不断上涨,以及通勤时间的增加,硅谷正在失去吸引力,不少年轻人在择业时将其排除在外。
 
    美国人“逃离”大城市的浪潮中,还有一个现象:大城市对年轻、上进、毕业于名校且尚未婚育的“千禧一代”来说是向往之地,但对渴望生活得更好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并非理想家园。
 
    早在5年前,美国人口普查局便指出了这一现象,称“在都市定居的高峰年龄段是25~27岁,在此年龄段的年轻人中,约有20%的人生活在市中心”。而从此年龄段往后至41岁,人们倾向于搬到郊区居住。
 
    《今日美国》报称,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在于,大城市随处可见的影院、酒吧、咖啡馆等消闲、娱乐场所,对未成家或没有孩子的年轻人来说有着较强的吸引力。而在有了孩子之后,他们更在意居住地附近是否有橄榄球场、好的学校,是否方便停车,以及住房是否足够宽敞等。
 
    对于这些,费城市民贾斯汀·费什曼和妻子蕾切尔深有体会。今年30岁的贾斯汀出生于费城市郊,大学毕业后在市中心定居。他对《今日美国》报说,自己家小区像他这样的年轻人已经翻了一番,他和妻子用婴儿车推着11个月大的双胞胎在小区里散步,经常要避让对面过来的婴儿车,“不过没看到多少5岁以上的孩子”。
 
    原因如上所述,为了住得宽敞,为了孩子的教育,为了门前有碧绿的草坪,不少工作多年、小有积蓄的中产阶级到郊区买房安家。
 
    “再过几年我也要考虑这个问题了!”贾斯汀说。
 
    “为了下一代搬家”现象在芝加哥也比较突出。2015年,《芝加哥论坛报》刊文称,治安混乱、毒品、帮派和高失业率,让非洲裔青少年普遍不愿继续留在芝加哥。该市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非洲裔家庭数量锐减,在全美各大城市排行榜上从第7名下滑到第21名。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去年公布的数字,2014~2015年,芝加哥净人口减少近3000人,其全美第三大城市的地位可能在10年后被休斯敦取代。(特约撰稿 张文智)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热点排行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