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校园行 >> 东南大学 >> 东南大学校工会主席胡汉辉教授发 >> 阅读

东南大学校工会主席胡汉辉教授发言

2013-06-24 14:53 作者:胡汉辉 来源: 编辑:王静
分享到:

东南大学校工会主席胡汉辉教授

“东大梦•中国梦”是今年东南大学自主招生面试的最后三道题目,当前有很多大学经常在自主招生中出“神题”,什么“大象把蚂蚁踩骨折了应该怎么办?”“面包跟馒头打架谁能够赢?”搞的学生没办法回答。

东南大学今年出了三道题就是关于中国梦——第一道题:无主持讨论,中国梦的内涵、实现途径和前途;第二道题:请讲一个与“美丽中国”有关的“神话”,并谈谈你的感想;第三道题:讲一件你最想做成的事情,同时设计一个方案并解释你这个方案的特点、难点和创新。

命这个主题的意图就是八个字——顶天立地,振兴中华。我们希望能够把中国梦落在实处。我个人觉得这种对于中国梦的理解和导向体现了当代高等教育应该对社会传递的信号,因为高等教育的目的应该是为中国培养跨世纪的一代人才,要培养栋梁之才,尤其是像东南大学这样的学校。我们应该让学生有为国家服务为世界服务的理想,这个理想是应该从他进校开始就进行灌输和培养的。

我的身份是工会主席,工会主席也有梦。我从党主席的第一天起就对我的同志们说,我有四个梦:第一,青年人的房子;第二,女同志的年龄;第三,中年人的权利;第四,所有人的命。我把这些事做好了就行了。首先,学校的未来国家的未来在青年,包括这一次习总书记在青年节的讲话,因此东南大学的前途一定是在这些青年教师,但问题是当前中国高校的这些青年教师真的没有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房子。

我们国家在改革过程中间老同志、中年同志的房子问题基本上都解决了。老同志的房子是房改房,中年同志房子是乘上了中国房地产市场刚刚起飞的阶段,拿到了房地产市场的红利。但是青年教师怎们办?这件事现在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作为工会主席是应该要解决的,关键它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我们现在来讲一讲梦想,我这个人的梦想和别人不太一样。我觉得梦想有黄粱一梦,有白日做梦,但梦是每个人都会做的。梦实际上是一种理想,是对世界的理解,是对生命的诠释,是现实的一种累积。我为什么这样来理解梦?我们要求同学们在考试中回答中国梦是什么?但是我更希望同学们能够把梦放在每一天的实践和实际生活中去,而不是分开的。如果把梦和每一天分开,那将是没有价值和没有意义的。

我二十年前被查出患有癌症,当时医生对我说,活3个月没有问题,但是活过3年的概率不超过30%。当时我37岁,除了和命运的抗争,我还能不能有梦想?大概没几个人在那个时候还会有梦想,但坦白的说,如果那个时候没有梦想,应该就不会有现在坐在这里的我。

所以对于梦想,对于“中国梦,东大梦和青春梦”应该怎么理解,我觉得或许我还可以说一点。我在那一段时间仔细地思考了自己的过去,我插过队,当时我是东南大学最年轻的处级干部,拿到了东南大学第一个社会科学基金,可以说当时是我的事业最兴旺的时候。但是我又更加仔细地思考,如果我能活,我将怎么活?我的生命的价值,我的梦想,应该怎么样?

因为当时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几天?在那种情况下,什么是梦想?当时也就是实实在在地想多活一天算一天,因为多活的每一天是为同学服务,为学校服务,为事业服务。如果我当时想为自己,很难活到今天。我们当时一批做工业经济的同志觉得这个学科不赚钱了,全都去做金融了,把工业经济系的名称都换成金融系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坚持了。当时学校跟我谈话,希望我继续做下去。其实原本我也不是做工业经济的,我是做管理科学工程的。但是在那种情况下,学校希望我坚持,我们就坚持到了今天。同时我在东南大学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我是一个义务的创业教育推动者。从去年开始,我们办了全国第一个创业教育的博士点,希望能够把这个事做出来。但在此之前的19年,义务创业教育完全是我的志愿活动。学校方面很支持,但是从来没有给我这样一个责任或者是业务上的考核。

我们一起做了两届创业冬令营,后来我也成为了教育部全国普通高校创业教育教学基本要求起草专家组的八位成员之一,国家还是承认这件事情的。现在对于创业教育的意义就更不必说了,我们都知道“用创业来带动就业”,毕竟创业和社会是分不开的。

其实我是有梦想的,我的最强烈的梦想(出现)在1996年的9月28日,那是我经过手术之后满3年。因为医生跟我说过活满3年的概率是30%,现在我已经活过这个坎儿了,我接下来怎么办?我现在有两个生日,一个是我的自然生日,另外一个就是9月28日。那一天我在长春收了一个学生做我的干儿子,他是东南大学唯一的一个“优秀学生”,当天他们在长春冲击全国挑战杯赛失利,我就给他们讲了我的青春故事,他们当时都很激动,这个孩子就提出来要认我做干爸爸(笑)。

我的梦想就是把东南大学办成东方的斯坦福,东南大学要成为世界一流大学,她要走的路不是和南京大学一样的哈佛大学的路,而是她自己独特的,以工科为背景和为社会服务相结合的斯坦福大学的道路。我曾经有一句在学校内流传广泛的话,“东南大学经管学院成中国一流学科之时必是东南大学成世界一流大学之日。”

这个观点我不知道吼了多少次,这个就是我的梦想。我讲这句话的时候大家的掌声是越来越高了,大家对这句话也是越来越认同了,所以还给了我一个雅号——东大最有激情的教师。以至于我每次发言之前都要问一问主持人,今天是讲high一点,还是讲得正统一点?台下都是喊要讲high一点!我觉得这个high还是大家对梦想的一点追求。

这个梦想我在这一周就吼了三次了,我觉得东南大学的学生一定要有世界的眼光,一定要有为世界做贡献的雄心壮志,只有这样才能够实现自己的青春梦。青春梦绝不只是为自己找一份好工作,东南大学的毕业生只要他自己愿意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绝对没有问题。但是东南大学一定要为中国和世界的发展做出她的贡献,这是要跟同学们去讲的,现在我的这个想法是越来越得到大家的认同。

我的梦想反映的实际上是学校的梦想,这是东大梦;反映了同学的梦想,这是青春梦。我觉得学生实际上要做的是两件事:第一,用四年的时间去设计一个梦,第二,用一生去圆这个梦。这个话是东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刘波书记说的。作为东南大学学生的“最高主管”,就是要为学生去设计一个梦,然后在帮助他们去完成这个梦。这也是我们老师的职责,我们的职责既是要做教授,培养学生,交给他知识和动手能力;但更重要的,使用他的经历和见识去帮助同学共同设计他的未来,同时用他以后一生的合作与奋斗去帮助他的学生去实现梦想,为中国和世界的兴旺去做工作。

因此我在今年东南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上设计了这样三个问题。我认为我的每一天都在梦中,又都是在现实中,梦和现实是一个不可分开的东西。没有梦,每天的生活不踏实;但没有每天的努力,梦是一个飘在空中的东西。

把东南大学做成东方的斯坦福那样的世界一流大学,我不知道我这个梦能不能实现。2007年,送别毕业生的教师代表是我,我当时就跟他们说:我有这个梦想,我想你们也都有这个梦想,这是东大梦,但是实现之日是哪一天?希望不久,但我不一定看得到。但是实现的那一天请你们一定回来,再看看九龙湖,再看看六朝松,再看看从吴健雄开始就为之奋斗的一代一代人,因为东南大学是中国奋斗的一个缩影,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缩影。在这里,你们能看到自己的责任和自己的梦想。

当时台下是一片掌声,我自己也是热泪盈眶。我觉得我的梦想在那个时刻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如果一个人为自己的梦想活,是活不久的。所以我们讨论中国梦,讨论东大梦,讨论青春梦,一定要讨论国家梦和民族梦,一定要把自己的青春梦和国家梦、民族梦整合在一起,这个梦才是实在的才是会有幸福的。

热点排行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