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时政 >> 环球看点 >>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宜打造 “小国 >> 阅读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宜打造 “小国朋友圈”

2018-03-05 09:52 作者:张微微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王静
分享到:

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关键时期。大国依然是国际关系的主角,但一些扼守全球战略通道、地缘政治意义突出、能源资源储备丰富、经济文化影响较大的“关键小国”,愈发成为大国争夺与博弈的风向标和竞技场,在全球地缘政治较量中表现出独特价值和丰富变数。在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积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背景下,“关键小国”在我外交战略中的地位也进一步凸显。

打造“小国朋友圈”:面向未来的必须投资

所谓小国,其内涵指涉较为模糊,更多是相对于大国的一种概念,这些国家有的属于地缘战略型,如新加坡、巴拿马、朝鲜、韩国、吉布提等;有的属于经济资源型,如阿塞拜疆、卡塔尔等;有的属于文化宗教型,如以色列、梵蒂冈等,小国的自身分量成为大国判断“关键小国”的重要标准。

如以个体而论,这些国家各有不足,但以整体论,它们的力量则称得上是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如以今天论,它们的发展还面临很多困难,但以明天论,它们中的不少潜力无限。从近年来全球和地区主要国家开展小国外交的实践看,“关键小国”正成为大国博弈的重要筹码,因此,打造“小国朋友圈”将是我国面向未来的必须投资,也是我国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题中应有之义。

一方面,“小国朋友圈”已经是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共同利益积累和增长的重要场域。新中国自建立起就将自己定位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员,着力发展南南关系;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更是注重发展与亚非拉地区各国的互惠互利关系。所谓“同呼吸、共命运”,对于中国和朋友圈诸国而言不是说说而已的谦辞,而是日常交往的现实写照。我们在大量传统与非传统议题上彼此呼应,同声连气,相互支持,共同反对旧的、不平等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一锹一镐建立新的秩序。从这一意义上讲,“小国朋友圈”于中国和友邦而言,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自然生成的。

另一方面,“小国朋友圈”是中国外交价值观的自然延伸。新中国自确立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来,中国外交理念形成了一以贯之的价值理念。习近平主席用“人类命运共同体”概括了中国外交的追求和梦想。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人民岂分肤色、国家岂分大小?中国从未以功利主义的态度强行将国家因大小而区别对待,那么中国的朋友圈自然也要把小国容纳进来。

“小国朋友圈”:基于共同价值规范的互惠合作

打造“小国朋友圈”,动力在于形成一种能够为各方接受、代表人类共同命运的价值规范。旧的国际话语体系以小国话语权的缺失为基本特征,这往往使得不少小国遭遇漠视,各国间发展不均衡。古语有云“同门曰朋,同志曰友”,朋友圈与传统安全同盟的区别在于,这个圈子的凝聚力正是因为志同道合。亚非拉地区发展中国家的信仰、民族、肤色、发展阶段、面临问题各有不同,能把它们团结在一起的只有全人类共同发展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也只有共同建构了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小国们才可能依靠团结的力量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打造“小国朋友圈”,重点在于各国资源的整合。所谓小国,其实各有其比较优势,所欠缺的不过是互通有无、共同发展的渠道和制度而已。朋友圈是一个公共平台,它的关键作用是为各国转化比较优势提供网络和通道。南南合作的历史实践已经积累了大量制度性和系统性成果,从不结盟运动、区域次区域制度安排到亚投行建立、“一带一路”倡议,中国打造“小国朋友圈”就是希望在既有合作的基础上通盘考虑,把它们捏合为更高层次的合作关系。

打造朋友圈需重视“成本管理”

国际社会发展高度不均衡,发展中国家大多存在着经济发展落后、政治波动性大、社会矛盾多发等问题。中国打造“小国朋友圈”,必然要面对成本和风险方面的诸多疑虑。这些问题能否解决、如何解决,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设计和规划“小国朋友圈”的框架和功能。

首先,扩大发展的增量是解决朋友圈建设经济成本的关键。自由贸易不是无代价的,今天的世界民粹崛起,贸易保护主义重新抬头,中国构建新型国际关系,为处在国际产业链条最底端、受困贸易壁垒最厉害的小国们打开一扇新的开放之门,这将从深度和广度上拓展经济全球化的空间,形成新的资源洼地,而打造“小国朋友圈”带来的经济增量和资源流速,是冲抵打造“小国朋友圈”经济成本的根本途径。

其次,“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是解决朋友圈建设政治成本的关键。中国要打造“小国朋友圈”,一不求全图大,二不以圈谋霸。不求全图大,意味着朋友圈的功能是有限的,它不能承担各国经济政治社会发展中的所有问题,而是以共同发展的原则解决各国面临的共性问题;不以圈谋霸,意味着朋友圈建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之上,它不是帝国主义时代的图霸工具,也不是军事威胁下的防御同盟。中国所倡导的“小国朋友圈”严格厘清为友和为盟的边界,严格克制权力竞争的冲动,这就规避了我国和友邦陷入复杂国际国内冲突的风险。

第三,中国既然把“小国朋友圈”定位成中国提供的一种国际公共产品,就应该承担更大更多的责任。打造“小国朋友圈”涉及制度法律平台的建设、普惠政策的推出、软硬件设施的互联互通,前期会有大量成本投入,中国作为负责任大国,必须意识到,朋友携手前进,是重担不是负担,助人从而助己,这是中国站在潮头需要有的觉悟。

第四,“小国朋友圈”的结构是网状非轮辐式的,它包含着合理分配成本的制度逻辑。朋友圈不是中国和圈内其他国家的轮辐关系,而是圈内国家互为朋友的网状结构。在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朋友圈中,各种合作和计划的成本会经由网状关系自然传递和分配至各国,这是结构所决定的。中国可以是具体合作项目的发起人和倡议者,其他国家也可以是;中国和朋友圈中的任何国家都不必包办一切。事实上,除单纯的援助项目外,朋友圈中的任何项目只要严格基于国际市场的通行法则,各国就能自然而然地公平地分担成本,这其中,公平合理的结构是解决打造“小国朋友圈”成本与风险的最佳途径。(作者系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副教授 张微微)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