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半月谈

  • 中国搜索
  • 半月谈搜索

首 页 >> 今日谈 >> 上访竟能“致富”:一个闹访家族 >> 阅读

上访竟能“致富”:一个闹访家族的不归路

2016-12-06 08:34 作者:周立权 来源:半月谈网 编辑:王静
分享到:

在吉林四平市,被称为“闹访家族”的郭洪伟一家,前不久被依法判刑并进入吉林省镇赉监狱服刑。自2009年以来,这个“闹访家族”串联、煽动各地访民,采取进京闹访、滋事等手段,要挟勒索政府机关,并预谋成立非法组织。

花钱买平安难平安——“闹访家族”调查(上篇)

敲诈法院、讹诈公安局“收获颇丰”

现年52岁的郭洪伟,2006年因挪用公款被吉林市龙潭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009年出狱。出狱后他看到一些人上访可以“致富”,于是也走上这条路。

2007年8月,因楼上邻居漏水把郭家天花板和地板泡坏,郭洪伟父亲郭荫起就起诉到四平市铁东区法院,要求赔偿700元。法院判决后,郭洪伟父母以必须用原有地板等要求刁难,缠访闹访,铁东区法院被迫同意补偿3000元。2009年,郭洪伟出狱后推翻协议,要求赔偿30万元。迫于压力,2010年8月铁东区法院给付7.5万元。

法院负责人无奈地表示,郭洪伟父母年迈体弱,长期闹访,法院维稳压力又大,一旦被通报,还要被问责,没办法只好花钱买平安,息事宁人。

看到法院都能讹出钱来,郭洪伟就把目光盯上了公安局。他曾租赁吉林市火电医院卫生服务站,到期不交租金,医院依法执行收回。为防止出现意外,火电医院卫生服务站向龙潭区公安分局新安派出所报警,民警出警后,因郭洪伟不在现场而返回。郭洪伟随即以新安派出所插手经济纠纷为名不断上访。区、市、省三级信访调查,认定为无理访,并报国家信访局备案。郭洪伟不甘心,就带着父母进京闹访,龙潭公安分局多次派人劝解,先后两次被迫给郭洪伟和其母肖蕴苓支付进京上访费用8000元。第二次,龙潭分局民警在北京劝返肖蕴苓时,肖蕴苓索要1万元,民警被迫答应,但身上只带了5000元现金,肖蕴苓竟要求民警写下5000元欠条才算了事,而且回来后多次到龙潭区分局催要。

2011年9月,吉林省信访联席会议再次认定其无理访后,郭洪伟及其父母仍然继续进京上访,要求龙潭区分局赔偿200万元。迫于压力,吉林市公安局于2012年2月20日给付郭洪伟33万元。

敲诈街道办事处,要求公安局安排吃住

2013年7月,肖蕴苓及其女儿到平东街道办事处为郭洪伟儿子办理低保,因不符合政策,街道不予受理,肖蕴苓便在办事处大闹并殴打工作人员,然后诬陷工作人员把她打伤,把被褥搬到办事处以长住进行威胁,平东街道办事处被迫给付肖蕴苓5000元。

2013年11月,郭洪伟在京上访,肖蕴苓到平东街道办事处以没钱抚养郭洪伟子女为由要求补助,不答应就进京,平东街道办事处被迫给肖蕴苓5000元。2014年11月,郭洪伟再次进京上访并且滋事,平东街道办事处被迫再次给郭洪伟5000元。

2014年春节,郭洪伟情妇柳某来四平过年,郭不但要求铁东区公安分局安排年夜饭,还要求给柳某安排宾馆住宿。

“没办法,怕维稳出事,影响当地声誉,花钱也认了。”铁东区公安分局一位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

强占北京两医院急诊室,聚集闹事

因郭洪伟不断得逞,且长期滞留北京,逐渐成了在京上访人员的闹访头头。2012年4月5日,郭洪伟、肖蕴苓在北京站阻拦上海信访局工作人员,自称被打伤,后被送至北京同仁医院,医生诊断无需住院治疗。郭洪伟、肖蕴苓随后占据急诊室一面走廊和开水房,强占两辆急诊用平板车,拉帘在那吃住,而且还聚集大量访民打横幅、拉标语、闹事,引起医护人员和患者强烈愤慨。

强占同仁医院发现警方对其束手无策后,郭洪伟又故伎重施。2014年5月28日,郭洪伟及其情妇柳某串联20余名访民到国家机关上访,保安人员维持秩序过程中,郭洪伟自行倒地被120送至回民医院,医生诊断无需住院治疗。郭洪伟、柳某随后纠集访民强占医院一间急诊室,长住37天。其间纠集访民在医院聚集,制造民族矛盾,严重扰乱诊疗秩序。

郭洪伟一家把“业务”不断拓展,甚至成了其他上访者的代言人。2012年4月,郭洪伟声称被上海信访局工作人员打伤,以此事为由多次上访,要求上海信访部门赔偿80万元。上海市信访局派人到四平市接访,因无法满足郭家要求,没有达成息访协议。

2013年11月,郭洪伟组织串联吉林省40余名访民,在中央巡视组到吉林巡视期间,围堵吉林省人大,并将吉林省法院、省人大的6名接访干部堵在信访室内,非法扣留7个多小时,后经消防战士破窗才救出6名干部。

闹访敲诈屡屡得手,郭洪伟一家已经到了有恃无恐的地步。

依法严惩,破解难题——“闹访家族”调查(下篇)

运用法律武器破解难题

郭洪伟一家几次敲诈成功,使其欲望不断膨胀,加之其父母、其妹推波助澜、沆瀣一气,逐渐发展成家族式犯罪团伙。

“郭洪伟终被惩处,是因为我们充分运用法律武器,破解了案件侦办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难题。”吉林四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杨维林告诉半月谈记者。

首先,破解了案件管辖难题。郭洪伟在北京和吉林省长春、四平、吉林市等地都有违法犯罪行为。以往这样的案例,需上报由上级指定管辖。四平市公安局仔细研读了刑事诉讼法,其中规定,犯罪嫌疑人在多地违法犯罪,以居住地管辖更为适宜的,由居住地管辖。居住地包括户籍所在地和长期居住地。

“此条款明确了四平市对郭洪伟案有管辖权,避免了逐级上报,多方协调时间长、相互推诿等问题。”四平市公安局副局长刘磊表示。

其次,破解了郭洪伟身体有病不适宜羁押难题。郭洪伟一被警方控制,他就将血压弄得很高,看守所怕承担责任不予羁押,办案单位也担心即使判刑也不能投监,从而导致其逍遥法外。为解决这一难题,专案组对郭洪伟的羁押风险进行评估,在办案期间,24小时配备医护人员,确保不发生意外。

“谁都不想惹火上身。一旦他真的出事了,势必造成恶劣影响,很多人都不想碰这烫手山芋。”一位办案民警说。

再次,破解了外部声援炒作难题。由于郭洪伟长期与境内外敌对分子勾连,在国内访民中有一定影响力。为此,专案组制定了详细预案。郭洪伟被控制后,其妹妹到公安局闹事,其父郭荫起进京上访,郭洪伟聘请的河北律师在境外网站发表不实信息,引起不明真相的网民关注。专案组按照预案,由法制办审核组将律师这一违规行为通报给河北省司法部门处理。

完善法律法规依法治访

郭洪伟一家虽然被惩处了,但四平市公检法各部门受访者心情却轻松不起来,都称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刘磊说,通过对郭洪伟一家深入剖析发现,他们家族完全以自我为中心,而且在经济上并不富裕。经济上的困窘,使他们滋生借访敛财的心理,一旦得逞,就坐吃山空,然后继续上访,把自家生计牢牢地绑定在信访上,其结果是愈访愈贫,愈贫愈访,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另外,被访单位害怕被一票否决影响工作政绩的心理,给了信访人借访敛财之机。为了把信访人稳定在本地,不使其上访或防止其重新上访,有的被访单位对一些信访人提出的非分要求采取妥协、让步,千方百计进行安抚,甚至无原则地答应其要求。而信访人则利用被访单位这种心理,借机增加筹码、漫天要价。

“打击不力使得像郭洪伟这样的缠访闹访者有恃无恐。”杨维林说。

信访条例规定了信访人违反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处理措施,但在实践中,多数信访人虽有违反规定的情形,甚至已构成犯罪,但被访单位因害怕矛盾激化、事态扩大,在对闹访者的处理上失之过软。有时虽对缠访闹访者采取一些处置措施,但不足以产生威慑,反倒使之更加猖獗跋扈。这种不敢打击、打击不力甚至不予打击的心理,使缠访闹访者更加有恃无恐,像郭洪伟母亲更是借着年老多病而大肆闹事。

为此,四平市公检法部门相关负责人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完善打击缠访闹访法律法规,让基层执法部门“硬”起来。

“和谐社会本质是法治社会,建设法治社会就不能任由非正常上访问题滋生蔓延。”杨维林建议,进一步完善处置缠访闹访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让基层党委政府在解决信访人合理诉求的同时,也能对违法信访问题依法解决,不一味迁就、退让,让基层执法部门真正“硬”起来。

第二,加大对借助网络组织上访闹事者打击力度。如今网络成了闹访者串联滋事的新载体,而对其监管打击仍存很多盲点,须加大对借网络违法生事者的打击力度。

郭洪伟就曾建立2个访民群,成员达800余人。他多次编造、散布虚假信息,并借助“维权律师”等幌子煽动聚集闹事。

“这些借助网络造谣生事者,屡屡逃脱法律惩处,会被不法者效仿。”四平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徐野说。

第三,建立起依法、逐级、理性、有序的信访新秩序。现行的信访机制给地方政府造成很大压力,为了实现严控上访目标,不得不付出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

郭洪伟就曾代替别人上访敛财,形成“产业链”,境外组织也给予其财力支持。公检法干部建议改革完善信访机制,改变以信访数量为主要指标的考核机制,建立以信访问题解决程度为主的核查制度,进而构建依法、逐级、理性、有序的信访新秩序。(半月谈记者 周立权)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半月谈网"的所有作品,均为半月谈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任何报刊、网站等媒体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如需授权,点击 获取授权

热点排行TOP10